Thank you Iwata

6VJ45OV
Credit

 

作为一个玩了十几年电子游戏一直兴趣不减的人,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我也是从FC开始第一次接触到了电子游戏。不过这并不代表因为这个所以我对任天堂产生了什么特殊的感情。毕竟在那个年代,能有得玩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即使是现在公认的渣作,在当年我也能玩的津津有味。好坏自然是不会分的,公司什么的就更是不懂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年在FC上玩过的最多的游戏还是Konami的,任天堂的游戏并没有在我的儿童时代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没过几年,我玩游戏的地方就转移到了PC, 在这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家用游戏界对我而言就如同不存在一样。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某一年的夏天,说来可笑,那天我在报刊亭买了本《大众软件》,卖书的人问我喜不喜欢玩游戏,在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后,给我推荐了一本《电子游戏软件》,对我说这本游戏杂志卖的不错,也许我会喜欢。正好有点闲钱的我于是就顺便买下了那本杂志,可是到了家翻开来看的时候却越看越不对劲,那期的主题是E3,这我倒还是懂的,不过里面写的东西就有些莫名奇妙了,什么“任天堂换了新老总后到处握手被称作土下座外交”,什么“捆绑外设游戏方糖变相降价”,还有什么“久多良木健手持UMD光盘介绍新世纪的Walkman”。当时我的脑海里有两个想法,一个是:这都是什么鬼?另外一个则是:现在居然还有人玩游戏机?虽然我在翻开那本杂志不久就产生了被报刊亭老板骗了的感觉,不过毕竟这杂志讲的都是游戏——虽然天知道“游戏方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还是一页一页翻了下去。不得不说最后看完之后感觉还不错,有种了解了一些新东西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那本杂志里介绍了一个PS2游戏《蚊》,是关于模拟蚊子吸血的一个游戏,不过我已经忘记了在那个游戏里玩家是扮演蚊子还是扮演人了,总之是个挺莫名其妙的游戏,以至于莫名其妙到了现在我居然还记得。虽然被骗买了本和自己没啥关系的杂志,不过我对内容还算满意,便没想的去和报刊亭老板去理论,但我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再没有买过那本杂志,毕竟那个世界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我家里的PC也开始渐渐变得力不从心,很快我就沦落到了只能看着杂志上的Doom3和Half Life 2截图流口水的地步。为了寻找我家PC也能够带的动的游戏,我接触到了模拟器,并很快沉迷于“恶魔城:白夜协奏曲”中。现在回想起来,这作恶魔城也算是公认的过于简单。不过小时候玩初代恶魔城连第一个蝙蝠Boss都过不去的惨痛记忆,使得我在终于剿灭这作里第一个蝙蝠Boss后产生了难以名状的成就感。之后我又在模拟器上了些其他的游戏,比如说“晓月圆舞曲”,“烈火之剑”,还有“缩小帽”什么的。并在听说恶魔城新作将要在NDS上推出的时候入手了NDS,这也是我时隔多年头一次回到了专用游戏设备的怀抱。NDS出来的前几年里,涌现了不少脑洞大开的游戏,玩惯了传统PC游戏的我在第一次见到诸如应援团,蜡笔吃豆人,彩虹卡比,迷失蔚蓝,任天狗,动物之森,马里奥赛车的时候有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我甚至惊讶的发现连这上面的俄罗斯方块都能玩出新花样来,就更别提那款情怀大作“新超级马里奥兄弟”了。总而言之,NDS在我电脑步入暮年后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乐趣,也让我认识了一整片新的大陆。而直到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也是自岩田聪当上任天堂社长后第一个主导开发的硬件设备。

对于这位岩田聪社长,我的第一印象莫过于他在E3发布会台上那蹩脚的英语,以及他的游戏访谈节目Iwata Ask里著名的“台词”: (laugh)。岩田聪是个很独特的社长,作为游戏界最大的公司之一的头头,每当在宣传自家产品的时候总是喜欢亲自上阵,最近的几年里还开办了Nintendo Direct这种网络录播节目,每一期他都会站在那里宣传自家将要推出的游戏。有时候给我一种是不是任天堂没有市场部的错觉。他的这种亲民形象也使得他在玩家中人气很高,论坛里也常有以他为素材制作的各种恶搞图片。当然了,宣传自家产品只能算是义务,真正把他和其他不少游戏界高管区分开来的是他对游戏的热爱。很明显的,不是所有人都喜爱自己所处的行业,这点在游戏界也没有例外。而岩田聪在不同场合的发言和表现来看,他无疑是热爱着这个行业。在他GDC 2005的演讲台上,他请了台下的几个人一起上去玩了一局马里奥赛车DS,那个游戏我当年玩的时候也觉得很欢乐的,但是我没想到岩田聪作为一个社长,在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讲台上玩着自家的游戏还能笑的那么开心。作为普遍保守的日本人,他在台上的动作甚至比旁边其他人都要手舞足蹈。另外,Iwata Ask这种访谈节目也并不是随便拉一个人过来就能做成的,问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差事,特别是一个问题需要引出令人感兴趣的答案,甚至被提问者本身都没有想到的方方面面,这都是需要对游戏有很深的理解才能做到的。最后,虽然Nintendo Direct在最初的几期里都是他中规中矩的在那里展示将要发售的游戏预告,不过在制作了几期之后,他也尝试开始在里面加上各种不同的元素,更换不同表演的风格,目地也是为了让冷冰冰的发布会变得有趣起来。这也和他本人对游戏的看法是一致的,游戏就是为了好玩。当然他本人在担任社长以前也可以算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程序员了,网上也流传了不少他当年拯救Pokémon, Mother 2, 还有Smash Melee的传说,不过那也都是在我接触这些之前的事了。

总而言之,任天堂在他的领导下,走上了和其他一线游戏大厂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并诞生了一批和PC上截然不同风格的游戏。我在以前是绝对不会想到赛车游戏可以做成像马里奥赛车的风格,格斗游戏可以做成Smash的规则,射击游戏可以做成如Splatoon般亲民,更不要提任天堂还有一票独此一家或者其他公司已经不怎么做的游戏系列和类型。任天堂凭借着一己之力提供了我在PC游戏之外的另一个娱乐圣地,并在游戏内外都给我带来了数不尽的快乐。电子游戏仍旧是一个新兴产业,而任天堂的游戏又充满了欢乐与幻想,不禁容易让人忘记了创造这一片任天堂大陆的,也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会生病,会死亡。岩田聪去世的消息来的如此突然,就如同几年前刚听说乔布斯去世的消息一样,令人难以相信。从今以后,Iwata Ask和Nintendo Direct大概都会继续下去,但我们却再也见不到社长的(Laugh)和耍宝了。

现在任天堂自身也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上,除了自家的游戏外也开始渐渐介入手机游戏,主题公园,甚至电影的开发。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特别是在电子游戏这种竞争激烈的高风险行业之中,即使是在这个行业中摸爬滚打最久的任天堂也没有例外。不过只要它们还在坚持制作高品质的有趣游戏,我就会一直支持它们的产品,毕竟,正如岩田聪所说,游戏最为本质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有趣,并为所有人提供快乐。

即便我们来自世界的不同地方
即便我们说着不同的语言
即便我们吃着太多的的薯条或者饭团
即便我们对游戏有着不同的喜好
但我们每个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相同点。
那就是就是我们都拥有着同样的玩者之心
--岩田聪 于GDC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