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Iwata

6VJ45OV
Credit

 

作为一个玩了十几年电子游戏一直兴趣不减的人,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我也是从FC开始第一次接触到了电子游戏。不过这并不代表因为这个所以我对任天堂产生了什么特殊的感情。毕竟在那个年代,能有得玩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即使是现在公认的渣作,在当年我也能玩的津津有味。好坏自然是不会分的,公司什么的就更是不懂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年在FC上玩过的最多的游戏还是Konami的,任天堂的游戏并没有在我的儿童时代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没过几年,我玩游戏的地方就转移到了PC, 在这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家用游戏界对我而言就如同不存在一样。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某一年的夏天,说来可笑,那天我在报刊亭买了本《大众软件》,卖书的人问我喜不喜欢玩游戏,在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后,给我推荐了一本《电子游戏软件》,对我说这本游戏杂志卖的不错,也许我会喜欢。正好有点闲钱的我于是就顺便买下了那本杂志,可是到了家翻开来看的时候却越看越不对劲,那期的主题是E3,这我倒还是懂的,不过里面写的东西就有些莫名奇妙了,什么“任天堂换了新老总后到处握手被称作土下座外交”,什么“捆绑外设游戏方糖变相降价”,还有什么“久多良木健手持UMD光盘介绍新世纪的Walkman”。当时我的脑海里有两个想法,一个是:这都是什么鬼?另外一个则是:现在居然还有人玩游戏机?虽然我在翻开那本杂志不久就产生了被报刊亭老板骗了的感觉,不过毕竟这杂志讲的都是游戏——虽然天知道“游戏方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还是一页一页翻了下去。不得不说最后看完之后感觉还不错,有种了解了一些新东西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那本杂志里介绍了一个PS2游戏《蚊》,是关于模拟蚊子吸血的一个游戏,不过我已经忘记了在那个游戏里玩家是扮演蚊子还是扮演人了,总之是个挺莫名其妙的游戏,以至于莫名其妙到了现在我居然还记得。虽然被骗买了本和自己没啥关系的杂志,不过我对内容还算满意,便没想的去和报刊亭老板去理论,但我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再没有买过那本杂志,毕竟那个世界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我家里的PC也开始渐渐变得力不从心,很快我就沦落到了只能看着杂志上的Doom3和Half Life 2截图流口水的地步。为了寻找我家PC也能够带的动的游戏,我接触到了模拟器,并很快沉迷于“恶魔城:白夜协奏曲”中。现在回想起来,这作恶魔城也算是公认的过于简单。不过小时候玩初代恶魔城连第一个蝙蝠Boss都过不去的惨痛记忆,使得我在终于剿灭这作里第一个蝙蝠Boss后产生了难以名状的成就感。之后我又在模拟器上了些其他的游戏,比如说“晓月圆舞曲”,“烈火之剑”,还有“缩小帽”什么的。并在听说恶魔城新作将要在NDS上推出的时候入手了NDS,这也是我时隔多年头一次回到了专用游戏设备的怀抱。NDS出来的前几年里,涌现了不少脑洞大开的游戏,玩惯了传统PC游戏的我在第一次见到诸如应援团,蜡笔吃豆人,彩虹卡比,迷失蔚蓝,任天狗,动物之森,马里奥赛车的时候有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我甚至惊讶的发现连这上面的俄罗斯方块都能玩出新花样来,就更别提那款情怀大作“新超级马里奥兄弟”了。总而言之,NDS在我电脑步入暮年后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乐趣,也让我认识了一整片新的大陆。而直到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也是自岩田聪当上任天堂社长后第一个主导开发的硬件设备。

对于这位岩田聪社长,我的第一印象莫过于他在E3发布会台上那蹩脚的英语,以及他的游戏访谈节目Iwata Ask里著名的“台词”: (laugh)。岩田聪是个很独特的社长,作为游戏界最大的公司之一的头头,每当在宣传自家产品的时候总是喜欢亲自上阵,最近的几年里还开办了Nintendo Direct这种网络录播节目,每一期他都会站在那里宣传自家将要推出的游戏。有时候给我一种是不是任天堂没有市场部的错觉。他的这种亲民形象也使得他在玩家中人气很高,论坛里也常有以他为素材制作的各种恶搞图片。当然了,宣传自家产品只能算是义务,真正把他和其他不少游戏界高管区分开来的是他对游戏的热爱。很明显的,不是所有人都喜爱自己所处的行业,这点在游戏界也没有例外。而岩田聪在不同场合的发言和表现来看,他无疑是热爱着这个行业。在他GDC 2005的演讲台上,他请了台下的几个人一起上去玩了一局马里奥赛车DS,那个游戏我当年玩的时候也觉得很欢乐的,但是我没想到岩田聪作为一个社长,在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讲台上玩着自家的游戏还能笑的那么开心。作为普遍保守的日本人,他在台上的动作甚至比旁边其他人都要手舞足蹈。另外,Iwata Ask这种访谈节目也并不是随便拉一个人过来就能做成的,问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差事,特别是一个问题需要引出令人感兴趣的答案,甚至被提问者本身都没有想到的方方面面,这都是需要对游戏有很深的理解才能做到的。最后,虽然Nintendo Direct在最初的几期里都是他中规中矩的在那里展示将要发售的游戏预告,不过在制作了几期之后,他也尝试开始在里面加上各种不同的元素,更换不同表演的风格,目地也是为了让冷冰冰的发布会变得有趣起来。这也和他本人对游戏的看法是一致的,游戏就是为了好玩。当然他本人在担任社长以前也可以算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程序员了,网上也流传了不少他当年拯救Pokémon, Mother 2, 还有Smash Melee的传说,不过那也都是在我接触这些之前的事了。

总而言之,任天堂在他的领导下,走上了和其他一线游戏大厂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并诞生了一批和PC上截然不同风格的游戏。我在以前是绝对不会想到赛车游戏可以做成像马里奥赛车的风格,格斗游戏可以做成Smash的规则,射击游戏可以做成如Splatoon般亲民,更不要提任天堂还有一票独此一家或者其他公司已经不怎么做的游戏系列和类型。任天堂凭借着一己之力提供了我在PC游戏之外的另一个娱乐圣地,并在游戏内外都给我带来了数不尽的快乐。电子游戏仍旧是一个新兴产业,而任天堂的游戏又充满了欢乐与幻想,不禁容易让人忘记了创造这一片任天堂大陆的,也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会生病,会死亡。岩田聪去世的消息来的如此突然,就如同几年前刚听说乔布斯去世的消息一样,令人难以相信。从今以后,Iwata Ask和Nintendo Direct大概都会继续下去,但我们却再也见不到社长的(Laugh)和耍宝了。

现在任天堂自身也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上,除了自家的游戏外也开始渐渐介入手机游戏,主题公园,甚至电影的开发。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特别是在电子游戏这种竞争激烈的高风险行业之中,即使是在这个行业中摸爬滚打最久的任天堂也没有例外。不过只要它们还在坚持制作高品质的有趣游戏,我就会一直支持它们的产品,毕竟,正如岩田聪所说,游戏最为本质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有趣,并为所有人提供快乐。

即便我们来自世界的不同地方
即便我们说着不同的语言
即便我们吃着太多的的薯条或者饭团
即便我们对游戏有着不同的喜好
但我们每个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相同点。
那就是就是我们都拥有着同样的玩者之心
--岩田聪 于GDC 2005

Mac工具癖

2013/11/02:删去了没必要的内容,看上去清爽一些了。

2013/07/26:修正了不合时宜的内容,不过有点乱了orz,凑合着看吧。

2012/12/18:修改了视频播放部分的内容

2012/07/01:小修补

不知道是不是Apple4us开的这个头, 总之工具癖系列应该算是一个广受欢迎并且也有不少人写的一个东西。虽然这个风潮似乎是过去很久了,不过火星点没关系,换到苹果系统下也有4年了,我就写写自己的工具癖吧。

首先是一个虽然不起眼但是在特定时间不可缺少的软件。Windows下的Aero Snap是一个不错的东西,但是OS X里并没有相应的功能,不过我们有Shift ItWindow Tidy,前者是免费的,不过已经停止开发很久了,但是有人fork了一个在github上继续开发。后者是收费的,不过在前两天感恩节的时候限免过。我现在用的就是后者,从可视化角度来讲要优秀一些。当然,如果你更加喜欢用快捷键的话,前者是更好的选择。(UPDATE: Spectacle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还免费)

之后是一些i字头的软件,作为照片管理的iPhoto和作为音频管理的iTunes。二者的核心都是以库来管理文件,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这种文件管理方法,所以常常会有人对iTunes恶语相向,毕竟如果作为音乐播放软件来说,iTunes太大太笨拙了。我也并非一上来就能接受,想来以前每每提到iTunes都要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上两句,每每在论坛上看到有人骂iTunes也要上去帮忙踩上两脚。不过我现在已经离不开iTunes了,上千首歌如果真要手动使用文件夹管理的话我现在真的无法想象,而使用iTunes则可以方便的管理,并且使用搜索和智能文件夹轻松归类和找出符合我要求的曲目。当然iTunes并不支持网上各种稀奇古怪的音乐格式,这时候我们只要一个叫做XLD的小工具就可以方便快速的进行转换了。如果你无法理解用库来管理文件的好处,也许你可以阅读一下这个文档,虽然是说Windows的,但是核心思想并没有什么区别。另外如果喜欢欧美音乐的话Spotify绝对不能错过,就是国内用起来恐怕太麻烦了,看自己的情况吧。其它的文件管理程序还有Papers,如果你有一堆科技文献需要整理的话,那么没什么比Papers更加合适了,虽然这个软价格并不便宜。

对于图像编辑,OS X没有提供像Windows下画笔那样的小程序。当然你可以选择Photoshop,但是一来价格昂贵,二来绝大部分时候你是用不了那么多功能的。我现在用的是Pixelmator,应该可以满足很多人的要求,不过不是免费软件。说到截图,OS X自带的截图工具已经非常强大了,如果你还不清楚,可以参考一下这篇文章

之后是视频播放器,国人做的MplayerX是一个不错的视频播放器,如果你只想拿上来就看,那么没什么比这更傻瓜方便的软件了。另外XBMC作为一个媒体中心软件异常强大,对此可以参考我那篇写Plex的文章。顺便我现在基本上都在用XBMC,没什么觉得不满的地方。

接下来则是办公套件,苹果的iWork系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Keynote作为演示工具可以甩PowerPoint几条街,如果你做演示的地方有Mac电脑(这概率太低)或者你能够把自己的电脑搬去做演示,那么忘记PowerPoint吧,用Keynote做一个能够让大家下巴掉到地上的演示吧。如果实在需要使用MS Office格式,那么iWork也可以导出,但是鉴于MS Office自己的各个版本都没办法好好兼容,你也不要期望iWork能够做的更好。不过一般的应用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另外如果需要团队协作的文档,MS的SkydriveOffice Web App最近用了觉得还不错,毕竟微软自家的东西兼容性当然最好,当然MS Office也是有MAC版的,这个没有用过,就不做评价了。

之后则是程序猿们的时间,OS X上如果要开发软件必须要装Xcode,至于编辑器无非是Vim,Emacs一类,我无意在这里挑起任何可能的争论,所以关于这两个软件在Mac下的图形界面版本还请各位自己搜索。另外TextMate是OS X下独有的强大的编辑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试一试,但是这个是收费的,并且并不便宜。另外还有最近兴起的Sublime Text也很不错,值得一试。对于终端,OS X自带了一个,对于大部分人应该是够用了,调教的方法和其他*nix系统里的终端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如果你对终端有特殊的需求,也许你可以尝试一下iTerm,不过我没有深入用过,就不做评价了。另外至于包管理器可以参考这篇文章,挑一个你喜欢的吧,我用的是Homebrew

另外还有一个全局的系统通知软件:Growl,虽然不是官方的软件,但是由于其在OS X上非常受欢迎,所以很多第三方程序都有实现对它的支持。如果你需要一个通知中心的话,这个软件绝对不能错过。1.3版是收费的,不过你也可以下载免费的1.2.2版本。当然了,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的话,这个软件是开源的,你可以直接编译最新的版本来使用。嘛,当然现在系统自带通知中心了,这个也可有可无吧。

自动化工具中,Quicksilver无疑是OS X下一个绝对不可缺少的软件,通过插件,它可以实现很多之前需要多步点击才能做到的事情。最简单的用法就是当做快速启动程序,当然它的作用并不仅限于此,在设置里的Preferences-Actions里你可以看到所有支持的操作(安装不同的插件这里支持的操作会有不一样),你可以通过打钩来激活你需要的动作。另外在Triggers里你可以定义快捷键,对于重复操作完全可以使用快捷键一次完成。Quicksilver还可以配合Growl实现iTunes播放提示,这样就可以免于安装GrowlTunes了。Quicksilver的功能还有很多,通过Google可以找到很多应用,这里就不多说了。其他类似的软件还有Alfred,这个我没怎么用就不说了。另外系统自带的Automator也是非常优秀的自动化流程工具,我在这篇文章里曾经演示了如和用它实现文件批量重命名,但是其功能还有很多,如果你愿意挖掘,很多第三方软件是完全没有必要存在的。如果你觉得Automator还不过瘾,那么AppleScript可以帮你实现更灵活的操作,这里有一个文档可以作为参考。另外,系统的服务是一个好东西,你可以在偏好设置键盘/键盘快捷键里设置你常用到的服务的快捷键,别忘了去看一看,里面一定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的。我相信如果你能够有效利用这些工具,你会免去很多重复劳动,和无效点击,有效提升你的工作效率。

最后,再介绍几个小工具吧。OnyX可以让你方便的调用系统的维护脚本,不会用命令行?用这个就行了。OS X卸载文件没有卸载程序,直接把程序拖拽到垃圾箱里去就好了,不过毕竟有人对留下来的配置文件不爽,那么AppCleaner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了这么多,虽然我尽量覆盖了我使用中的方方面面,但是难免也有遗漏的地方,如果你有什么想要了解的东西,尽可以留言,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回答的:)

For Jobs

我们所在的这代人第一次听说苹果大概都是在计算机机课本里的历史部分里,或者哪个电子杂志的回顾专栏里。从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的创业开始,Apple I,Apple II,IBM的介入,微软的崛起,苹果的没落。那一段历史被人谈论了无数遍,而自那往后的历史,似乎就没有了苹果的影子,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苹果是一家历史上的公司,现在已经倒闭了。虽然现在人们提到苹果的崛起总要提到那款彩壳的iMac,但是我想更多的人应该和我一样,是从iPod开始重新认识了苹果。

那时候应该是小学毕业,磁带机还占据着大部分人心目中对随身音乐播放器的认知,CD和MD不过是追求流行的年轻人的玩具,而MP3虽然顶着音质不佳的臭帽子,但是凭着小巧的造型也有和CD机分庭抗礼的趋势,我记得很清楚我第一个想要的MP3,三星的YP-700H,容量256MB,要价1800元。不过限于价格我终究没有买,而是另买了一个杂牌的MP3,64MB,500元,按现在话来说就是山寨吧。虽然是山寨,虽然向里面导入歌曲还要用特殊的软件,不过我还是用的很开心,便不怎么对MP3再做什么关注了。大概过了一段时间,不记得是多久了,在市中心的电脑城里开了应该是我们这里第一家苹果的专营店,外面打出了大大的iPod的广告,一个大约一人高的iPod模型,上面写着“把上千首歌放进你的口袋”,一边的小子标示着容量和价格——10GB,2400元。广告放在电脑城的出入口,非常的显眼,与众不同的造型很快吸引了当时已经对MP3见怪不怪的我的眼球。几次路过,都要从玻璃橱窗里向里望一望,不过毕竟价格并不便宜,当时害羞的我也没有那个勇气进店去尝试一番。一次偶然间在晚上回家的公交车上碰到一个人在那里把玩着手里的iPod,几个按键在昏暗的车厢里发出红色的光芒,看上去着实漂亮。现在想想那应该是3代的iPod吧,一个圆环上面有4个按键,屏幕也是黑白的。这应该是我和苹果产品的第一次接触吧。

后来那家店引入了那款著名的“台灯”iMac,每次路过那里我都会侧眼看一看,毕竟这个样式太引人注目了。摆放在橱窗的这台“台灯”放着宣传的广告片,现在看来,在那个时候,苹果就已经喜欢强调自己的产品是“活着”的,而不是冷冰冰的机器。“华丽”该是从那时起我对苹果最深的印象了,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但是最开始和苹果的接触并非那么的美好,因为需要解码器,我在Windows上下载了Quicktime,当然也顺便下载了iTunes,但是无论如何这两个软件都没有个我留下哪怕是“还行”的印象,和系统格格不入的外观,庞大的体积,莫名其妙的操作要求都让我很快将这两个软件束之高阁。自此,苹果华而不实的印象在我的脑海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几年过去了,苹果和我的交集似乎也就是每次回家会路过的那家苹果店,因为价格原因和对其的固有印象,我没有买过任何的苹果产品,虽然我很喜欢它的设计。很快我上了大学,因为买电脑的事头痛了很久,自诩对电子产品很在行的我自不会去求助别人到底买什么好,但是在海量的品牌和产品面前,如何挑一个自己满意的产品真的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直到我看到了现在我用的这款MacBook Pro。实话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自认为我买神舟的概率都比我买苹果的概率要高,而且我几乎相信我的第一台笔记本肯定是Thinkpad。不过最后,我选择了这款MacBook Pro —— MA895。说来可笑,现在自诩为果粉的我当年买这台MBP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居然是可以用BootCamp装Windows,不过事实也算是如我所料,刚入MacBook Pro的我虽然惊艳于系统的华丽,但是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还好能装Windows,于是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Windows下度过的。不过感谢现在已经没有的麦客孤独论坛,终究我还是慢慢习惯了OS X并且慢慢爱上这个系统,他让我抛弃了喜欢瞎折腾的习惯,虽然没有了那些看上去很高深并且能够带来不少成就感的优化和调整,但是我终于可以将心思专注于要做的事情上。而不是做事的工具上。现在我电脑里保留Windows的唯一理由也就是游戏了,不过或许当某一天我买了家用机后,Windows存在的理由也就没有了吧。

当然,能让苹果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不是MAC,也不是iPod,而是iPhone。手机开始在生活中出现并不早,但是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我们的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对于我而言手机都仅仅是一个只要能打电话发短信就可以的工具,这也是我上大学时挑手机买的是Nokia 6030的原因之一。当时也有智能机,s60的,Windows Mobile的,我相信所有人现在都会对这种所谓的“智能”手机嗤之以鼻,但是那的确是那个年代的“智能”手机,自然我不会对这种东西有任何的兴趣。然后iPhone来了,我至今仍旧记得iPhone刚发布时众媒体的评价,竞争对手的反应,还有各种分析师的预计,大家都对此不以为然。"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 苹果的这个广告词当时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也就是个广告词而已吧,而现在这已经变成了现实。当然限于价格,我一直没有能够拥有一台自己的iPhone,倒是趁着便宜收了一台二手的一代Touch,用着和iPhone一样的iOS系统,带来的是和OS X一样,甚至更佳的用户体验,一个以人为中心设计的产品,而不是一堆电子器件的集合。

MAC,iPod,iPhone,iPad,OS X,iOS,iTunes......所有的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的远见卓识,乔布斯,苹果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带领的团队带来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电子产品,软件,和3D动画片,改变了我和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对科技的认知,他的成就是那么的耀眼,但是他本人却并非那么的遥不可及。乔布斯并非名校毕业,家里也没有什么背景,个人品德也并非高尚,骂人,欺骗,剽窃。这一切让他更像一个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但是它却改变了整个世界,不禁让许多以前不那么自信的人也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那个站在演讲台上自信满满的介绍自己产品的乔布斯,想必是大众眼里他最为耀眼的样子吧。今天他走了,有人说,一个人死了,它的竞争对手就再也打不败他了。这对于Google和Amazon这样的挑战者而言,这恐怕是最让人遗憾的消息吧。今天Google和Amazon都在首页放置了Steve Jobs, 1955 - 2011 的文字,想必是向这个伟大的竞争对手致以的最高敬意吧。

最后,我想没什么以OS X自带的文本编辑的图标更合适的结尾了吧,愿乔教主安息,也祝苹果公司能够更进一步。

Think different

Replacing Emoji...

写在J老板去袋鼠国的前面

本来是打算写一篇新疆纪行的,不过一般来说我不大爱看别人写的流水账,于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觉得别人也不大会爱看流水账。于是这篇就写写我和这个blog的另外一个主人J老板(说起来基本是他在打点的,我只负责找一点下限banner而已)的友情故事吧(这个地方该yooooooo了喂)。

认识J老板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刚被大一上惨痛的GPA打击地欲仙欲死的我和同班同学David关系不错,而David又和J老板同是新疆预科班的,于是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平时仨人中午一起吃个饭啊晚上出去吃个烧烤啊什么的。基本上我会把周围的人分为“有趣的家伙”和“无聊的家伙”两类,对于后者一般是没什么兴趣的,对前者我就会很倒贴。这两个家伙无疑都很有趣,于是我没事就和他们耗在一起。嗯后来J老板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土豪一面买下了爱可视pmp和价值15k的MBP等让人眼红的东西,我当时还以为叫他J老板是因为他是土豪呢。然后就经常到他那里去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记得最早是acfun组曲神马的)。后来David转院,也就搬到了西区,和他就很少见了,但是J老板苦逼的转了院却没搬成宿舍,所以跟他反而比跟David熟络多了,时不时的吃个饭啊晒个妹啊什么的,基本就是这样吧,一直到了大四,和他也是越来越熟,发现的时候这个和我按说不该有任何交集(J老板在理院的时候也是1班的,和我们班不在一起上课)的家伙已经成为我大学期间最重要的基友挚友了。

在这个国家里,就像是The Truman Show的True man一样,每个人一出生都被罩在一个虚假的天空之下,而且每个人被从小灌输着剧毒的思想,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被精心的设计。基本上,如果不是我阅读父上买的王小波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我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做自由(毕竟这个词在这里被抹黑了,我仍然记得当时看到威廉华莱士临刑前呐喊时那种不屑的心情);不去看某个同学的人人分享,我是不会对整个体制产生系统性怀疑(大一时和Charlie聊天居然还相信共产党是走群众路线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虽然J老板本身离政治控差了10万八千里(我倒是比较近233),但是他对整个体制的不屑(因为一段特殊经历)也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且关于翻墙的事情几乎一开始都是从他那里学的,比如上推,买代理,到后来买这个空间。这些事情估计他自己觉得没什么,但对我来说意义很大(虽然也没大到离了J屠夫就得吃连毛猪的地步……),在这里我要道一声,谢谢了。

嘛前面已经说过了,我择友的最重要标准是有趣,J老板无疑是个很有趣的人,比如我在说出“啊啊果然还是2次元比较好”这样的句子时他一定会用力的吐槽“治呢?你的治呢?”。另外还有当我卖一些类似诸如“欸难道你今天要请客”的萌时那句“凭啥,你沟子白些么”也是让我记忆犹新(可惜最近他不咋说这句了)。另外,既喜欢acg又喜欢摇滚的家伙怎么可能无聊呢?(卧槽为毛我觉得我这么天然受?是错觉么?是错觉么?)

和我这样的废柴不同,J老板该学习的时候很努力,因而现在成功肉身翻墙,意识到可能很久都没办法见到他了的时候,我决定这个假期去一趟新疆找他玩。嗯总体印象:

  1. 妈妈好年轻,做的饭很好吃……怪不得丫到了合肥每次看到食物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2. 为毛变形金刚要换女主,为毛。
  3. 他家淋浴真渣……
  4. 天池真坑爹,虽然景色确实很不错……
  5. 因为都是家里做的所以不知道到底街上的拌面啊大盘鸡啊有多好吃- -

总之,是很重要的回忆啊。包括和睡一张床什么的(此处可以yooooooo),我和高中的基友都没一起睡过呢。

嘛,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好说的。基本上袋鼠国和兲朝时差不大,还是可以经常聊天的,在可见的未来里我还是会寄生在这个blog里写一些不咸不淡的文章,对每一个回复都兴奋不已,在推上也可以互相欢乐地吐槽。但也仅此而已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谁都不敢保证——虽然基情友情不像爱情那样无法见面就会迅速烟消云散,但很明显面对面的接触对于任何人际关系的发展和维持都是很重要的。正如电子妖精在黑暗王子开始时所说,世间人多如星数,邂逅多如星数,随之而来的是别离。但是和J老板的邂逅是人生中排名前5的邂逅这一点不会改变。即使很难再见,也是一生的挚友啊。

下次见面的时候,大家一定都会从卢瑟中毕业的,嗯嗯。

所以你赶快去和金发美女啪啪啪来晒我吧

关于我科与清华哪个成立了第一个研究生院的问题

起因是看到这条推

“请问清华要不要脸,竟然说是在全国高校里面第一个成立了研究生院,而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第一个成立研究生院的是中国科技大学! 清华是个很好的大学,但是不能因为学校很好而可以歪曲事实,当然,在我国这已经成为习惯了,否则领导会不高兴的。”

嘛总之先去google一下。嗯这是清华的校史页面

里面清楚有说“1984年 设立国内高校中第一个研究生院”。

我科成立研究生院是1978年,难道真是清华瞎编乱造么?嗯虽说中国的大学干这种事情没什么奇怪的,不过吾还是回头看了一下我科自己的校史

“1977年10月初,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中国科大在北京成 立研究生院。1978年3月,中国科大研究生院正 式成立,这是全国最早创办的研究生院。不久,中国科大明确提出建立培养本科---硕士---博士的完整教育体系。1981年11月,学校被国务院批准为首 批博士和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其中博士点11个,硕士点24个。1983年,国内首批授予博士学位的18人中,有白志东、苏淳、李尚志、范洪义等7人为中国 科大培养的研究生。1982年1月,中国科大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博士学位授予学校。1986年,合肥校本部也设立研究生院。”

嗯 还有我科的英文wiki:“USTC set up the first graduate school in China in 1978 to effectively cultivate its postgraduate students. However, the main campus for graduate study in Beijing, where it was the first formal campus of USTC, was renamed Graduate School of the CAS later.”

嘛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众所周知我科原本是在北京玉泉路那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发配到了合肥,成立研究生院的时候又成立在了北京旧校址那里。然后本部成 立研究生院是晚于清华的,然后北京的研究生院后来又划归给中科院了。然后就结果论而言,清华说它的研究生院是全国高校最早的也能说的过去,毕竟玉泉路那里 的研究生院已经不是我科的了。不过身为全国一流高校做这种咬文嚼字的事情略显不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