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然后去写作业。

又在GR上加深了一下拖延症(还是叫延迟症来着?)。嘛,说咱土包也好什么也好,今天才是咱开始用RSS订阅的第一天。然后尝试了手机端,然后果断被墙——GFW BLOG的内容杯具掉了。不过果然,“S是个好东西”。真的像是有篇文章里说过的要感谢上苍,Internet的一切都是外国人发明的,尤其是https,加个S,FUCK GFW毫无鸭梨呀毫无鸭梨~

这两天父母过来了,对咱的反党发政府倾向充满担忧,嘛嘛,咱好歹奉行的是犬儒主义,连前一段时间的涂鸦RMB(初步计划是做个圆图章,周围一圈“Please search GFW on Internet”,中间一个Summer Wars里面那个阵内家族的鸟形徽章)的想法也因为害怕网购图章会被和谐而懒得找实体店而被无限期搁浅了,总之最后最后达成了共识:好好学习,锻炼身体,懂得自我保护。
当然二老(也没那没老)过来也不是一天到晚都说这种不欢乐的话题,聊天提到了前一段时间来合肥的小姨一家(小姨夫安徽人,在这有好多战友),然后是小表弟。此君年方5岁,在我姥姥姥爷的英才教育下,任性+烦人,连他妈都嫌烦。假期回姥姥家的时候,我在那里默默的玩电脑(只能打AI!只能打AI你们懂么?!不能上网真是要人命啊!!),然后他就跑过来想玩——丫的5岁就会用鼠标在我电脑里乱翻,5岁啊,5岁的时候我连电视机遥控器都没见过呢!万一把我某些黑的东西(风船,X壶屋,你们懂的)翻出来怎么办!于是我进行了非暴力不合作战术。挡我挡不住你,那你过来我就合上电脑(待机),然后他冲过来打开电脑——密码!我脸上充满S的微笑,对他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用的是6位纯字母密码,也就是26^6种,你可以暴力嘛。然后经过几个来回(他失望的走,我开电脑,他来,我合电脑,密码……)然后小家伙暴走了,然而他深知对我是没办法用硬的(时不时就让里人格出来吓唬一下他的结果),然后苦苦哀求——然后我发现了我的S属性真是无止境,看着他无法玩到电脑失落的样子我是无比爽……然后他动员周围的人帮助他,可惜很明显这家人都是有S属性的,于是我妈对他说,哎呀要密码我也没办法,于是我爸说哎呀要密码我也没办法。然后小家伙绝望了,彻底愤怒了,他表示啖我之肉方能解恨(当然不敢对着我说,对着我妈说,然后我妈也是一脸S的微笑过来转告我)。直到两个月之后,他依然对此念念不忘,一见面就质问我“为啥不给我玩电脑”。评论这件事的时候,母亲大人表示,他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办法,面对绝望的事只能诅咒了。然后我笑笑。然后突然想到一年以前,我也是在绝望之时做出了诅咒——根本和我的表弟没有任何区别啊,我,深深的自我厌恶。
是啊,无论小孩子还是大人面对绝望还能怎么样呢。
下次见面时让他玩玩电脑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