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f beyond what-if —— Spiders vs. the Sun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朋友一样和我是知名网络漫画家 xkcdwhat-if 系列的狂热爱好者(限于英语水平以及文化差异,他的漫画我经常get不到笑点)。这个系列的特点是用一些更加脑洞的方式回答一些已经很脑洞的问题。即使我自诩是一个脑洞很深的人,这个系列也常常让我叹服。最新一期的 what-if 是有人问,身边的蜘蛛的万有引力大,还是太阳的万有引力大?

作者先后比较了一只亚马逊食鸟蜘蛛对身边人的引力,整个地球的所有蜘蛛平摊在地球表面上对地表上的一个人的引力,以及一个长满了蜘蛛的废水处理厂对厂旁边的一个人的引力。尽管作者使用了三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但其实这三个力与太阳对地球上一个人的引力的大小相比并不是递进关系,它们与太阳对人造成的引力之间的倍数分别差了7个,13个,和7个数量级。然而一个自然而然的脑洞他却没有填上,那就是,全地球的蜘蛛能对一个人造成多大的引力?这个引力和太阳对人造成的引力相比呢?

于是我的脑洞迅速歪到了给定体积(当然还有密度)的物体,什么形状能产生最大的引力这个问题上。

这个形状首先肯定是一个相对合力方向旋转对称的形状。稍微思考一下就能够明白这个形状的外表面上任意一个质量元对于这个质点的引力在合力方向上的分量是个恒量。也就是说,\(\cos(\theta)/r^2\)是一个恒量。如图,这样的面事实上是一个6次曲面\((x^2+y^2+z^2)^2=c^4z^2\)。它比球体稍微要矮一些。


Screenshot from 2015-04-17 22:49:40

 

这个曲面内部的体积可以用球积分计算

\[\int_0^{2\pi}d\phi \int_0^{\frac{\pi}{2}}d\theta \sin\theta\int_0^{c\sqrt{\cos\theta}}r^2 dr=\frac{4\pi c^{3}}{15}\]

其中\(c\)满足\(r^2=c^2\cos\theta\),也就是这个长轴的长度。我们假设蜘蛛为了和太阳比较引力的伟大事业,都自觉自愿的被打成了蜘蛛酱,哦不,蜘蛛浆。那么,它们的密度可以用水来代替。xkcd相当不负责任的推算了一个\(2\times10^8\)kg的世界蜘蛛总量。那我们就要

代入上式等于\(2\times10^5\text{m}^3\),得到\(C_0\)等于62.04m。和人的平均身高大概差了30多倍,勉强算的上远远大于吧w

而每一个等\(c\)面上,每个体积元的引力加速度(就省的再乘个人的重量了)贡献都是\(\frac{dV\rho\mathrm{G}}{c^2}\)。由于\(r=c\sqrt{\cos\theta}\),故\(dr =\sqrt{\cos\theta}dc\) 。故整个形状对人的引力大小可以表示为

\[g_{\text{spider}}=\int_0^{2\pi}d\phi \int_0^{\frac{\pi}{2}}d\theta \sin\theta\int_0^{C_0}\cos\theta c^2\sqrt{\cos\theta}\frac{\rho G}{c^2}dc=\frac{4\pi\rho GC_0}{5}\]

\[=1.04\times 10^5\text{m/s}^2\]

远远小于太阳施加的引力加速度,也就是

\[6.67384\times 10^{-11}\times 1.989\times 10^{30}/(1.49\times10^{11})^2=0.0059\text{m/s}^2\]

其实上面这段计算根本就跟放屁一样没有任何意义,简单计算就知道这种形状也就比同样质量的球体多了1/3引力,而那个不靠谱的蜘蛛总量估计误差怎么想也比这大得多。

不过除了有趣的计算过程之外,我们还知道到底差多少了。由于那个加速度和\(C_0\)一次方成正比,所以大约\(C_0\)再大个600倍差不多就赶上太阳了。看起来也不多嘛。

根据这个页面的数据,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干重大概在550000000000吨左右,湿重大概要乘以3,比起我们的要求还是差了30倍左右。

地球生物太弱了啊!

有这闲工夫去写论文啊!

 

读后感——《管惟炎口述歷史回憶錄》

回北京的火车上,无聊的我在笔电里乱翻,只想找点东西打发时间。在一个放各种各样我觉得高大上的我看不进去的文档的地方(里面既有 Element of Style, 也有 Gravitation and Cosmology, 等等等等)文件夹中,我发现了一个叫“归档”的子文件夹,创建时间是2010年,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点开看了看才知道这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载的蜗壳中科大的前任校长管惟炎回忆录,他也是方⬤之先生当时的上司,⬤四之后去国,在台湾新竹清华大学教授物理。在火车上因为笔电的电池不够,看的时间比较短,回到北京之后磨磨叽叽又花了几天才看完。因为觉得挺有意思的也算给大家推荐一下这本书吧。

管惟炎先生一身经历极其丰富,出身苏北的一个资产阶级家庭,却又很早跟随共产党参加了抗日活动(毕竟还是抗了三分日的),后来先后在哈工大,清华,北大三所大学念过物理。解放后沦陷后他被选去苏联留学,跟随诺贝尔奖获得者卡皮察(有意思的是,维基说这个人曾经研究过球状闪电,大刘的粉丝应该很容易就能想起那个四米高的白金板吧w)学习低温物理,归国后担任过中科院物理所所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后来因为“不乖”和方励⬤先生一起被免去了职务,六⬤之前的1988年出国访问,⬤四之后也就没有回国,后来被民国政府网罗去,在位于新竹的国立清华大学给学生教授物理。2003年因为车祸去世,享年74岁。

同样是出生于资产阶级家庭,成绩优秀,早年深信共产主义,管惟炎先生却比他的江苏老乡林昭先生幸运了太多。事实上,因为这两人的命运差的太远,导致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思考这其中的原因。书中说到,管惟炎先生中学时代作文写的非常好,另一方面,他中学的物理老师也让他对物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犹豫是学文科还是学理科。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了物理。这个选择至少在三个方面对他的命运产生了影响:

1. 共产党对于文人的控制和迫害远远超过了科学家和工程师,除了思想控制的需要外,毛泽东本身也是一个重理轻文的人,隔三差五就要找个文人吊上路灯批判一番。而物理所这样的地方则是受到了周恩来不小的保护,文革中受到的冲击也比较小。

2. 因为留学苏联,他错过了反右运动。而林昭就是在这项运动中醒了过来,进而一步步收到迫害。管惟炎觉悟的很晚,或者说他和共产党的割裂也从没有到达过林昭那种程度(大概也是因为他没怎么吃到过苦头吧),在文革中他也就可以说比较少的违心话就能过关。能够在对知识分子摧残最大的两次政治风波中置身事外,幸运女神真的很眷顾他。

3. 在零下271摄氏度的低温下,氦是没有摩擦力的,迷人的物理也让他可以暂时的忘掉人与人之间的摩擦,投入到对低温物理的钻研上去。对他来说,物理学就是一个避风港。去国之后,很多民运人士在异国他乡身无长技,而且在马列主义斗争哲学中浸淫多年,到了自由的土地上不由得“赢得了天空,失去了大地”,过的十分失意。而精于学术的管惟炎先生和⬤励之先生一样,在异国他乡依然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过着体面而充实的生活。在国立清华大学,他还获得过每年由学生推选的杰出教学奖,更是十分不易。

因为在苏联待过很久,管惟炎先生对中苏体制的差异也有比较深刻的见解。就他看来,政治挂帅,政治压倒一切的做法是中国独一份。

李四光的女儿李林有一次到罗马尼亚的一个物理研究所去参观,最后她说,我是党员,你们这应该也有党支部,有党委书记,能不能跟我们交流党的工作经验。他们说,可以。就把她领到一个实验室一位化验员,说他是党委书记。

另外,在苏联,优秀的科学家,艺术家的收入都是相当高的,甚至比斯大林都高。而在大陆,在改革前,占有特权最多,收入最好的显然是那些“外行领导内行”的党委干部们。也难怪苏联被称为苏修,中共简直就是共产党中的共产党。

中科大冬天的暖气,(相对)自由的校风,以及种种让我回想起来就十分舒畅的事物,很大程度上都要感谢这位老校长。事实上管校长在管理学校方面相当有一套,两次科大学生上街游行在他的斡旋之下,都获得了各方面都能接受的(至少安徽省政府和合肥市政府都比较满意,中央的态度从两张撤职令上就能看出来了)结果。中科大在80年代招生上的巨大成功(那时中科大能够招到比北大清华还要多的理科状元)也证明了他出色的管理学校的能力。当然了,你国你党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能力突出就让他平步青云。

最后是一则逸闻:

到台湾的时候有位女记者问管惟炎先生,是不是要争取成为中华民国的公民。他回答说我是比你还要资深的中华民国公民。后来他和马英九提起这件事,马英九回答说,整个中国十二亿人口,都具有中华民国的国籍,只是目前没有台湾的户籍。这件事让管对马的印象很好。(当然了,政治家最会做的就是lip service,众所周知,大陆人想拿台湾户籍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充满鬼魂的独木舟——孩子们(更新了生活于万物之中的孩子&弃子)

第一章

卡库阿习克

很久很久以前女人们都是从地里挖出她们的孩子的。她们挖出的孩子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译注:别吐槽我重复,原文就这样)要找小女孩的话不用跑很远,但是要找到男孩,就难得多了——她们通常需要挖的非常深才能找到男孩。因此强壮的女人就有很多孩子,懒女人的孩子就很少,或者干脆没有。当然了,也有不育的女人。比如说卡库阿习克(Kakuarshuk) 就是一个不孕的女人。她把她的时间几乎全花在挖地上面了,把将近一半的地表都挖开了,但是仍然找不到孩子。最后她去找了一个巫医,巫医告诉她“去这个地方,在那里挖个坑,你就能找到孩子了……”好吧,卡库阿习克去了那个地方,那离她家相当远,然后就开始挖了。她越挖越深,一直挖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在另一边,一切似乎都反过来了。那里既没有雪,也没有冰,婴儿比成人还要大。卡库阿习克被其中两个婴儿,一个男婴一个女婴收养了。他们把她装到了一个育儿袋里,女婴掏出了她的乳房让她吸吮。他们似乎非常喜欢卡库阿习克。她从来都没有被饿着或者是疏于照料。有一天她的小妈妈问她“你有什么想要的么,小家伙?”“是的,”卡库阿习克说,“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话,”她的小妈妈说,“你就必须去山上的这样这样一个地方然后开始挖。”于是卡库阿习克就去了山上的这个地方。她挖啊。洞越挖越深,直到碰到了很多洞。这些洞似乎都没有出口。卡库阿习克一路上似乎也没找到孩子。但她继续前行。晚上她被利爪巨魔袭击(Claw-Troll),撕扯着她的肉。还有一个瘟疫巨魔(Scourge-Troll)用一头活海豹打她的胸脯和股腹沟。最后她再也走不动了,躺下来等死。突然一头小狐狸跑了过来,说:“我来救你,妈妈。跟着我。”于是狐狸手拉着手带着她穿过了这个洞穴网络,到达了另外一端,看到了天光。卡库阿习克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当她醒来的时候,她正睡在自己的房子里,臂弯里挽着一个小男孩。

北方的光之子们

曾经有一个猎人,他的肉经常丢。如果他在他的山洞里存一些肉,那么第二天这些肉就不见了。猎人对这事可一点都不开心。他发誓要把偷了他的肉的家伙戳死,再把尸体丢入海里。为此他藏在了他的山洞的深处。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终于,他看到了一群孩子凭空出现了。他们四处搜集着他的肉。猎人暴怒了,他高举他的矛,想把他们全杀光。然后他意识到了,他们是北方的光之子们——死胎的灵魂,和他们的胎衣一同在天上跳舞。他们告诉他他们度过了一个非常饥饿的季节。这就是为什么他最近都看不到光之子了。他难道不该让他们拿走这些肉么?如果不让的话,天空就会永远黑暗下去了。于是猎人温和下来了。“带走你们想要的吧”,他对他们说。

几天后,天空中又出现了北方的光芒。

生活于万物之中的孩子

从前有个女人生了一个死胎。她不想声张这事,于是她就在晚上溜了出来,把孩子丢给了狗。狗立马就把孩子吃了。于是他又出生了一次,这次成了狗。他徘徊在垃圾堆和废石堆附近,睡觉时以雪做被。但他并没有狗的习性,因此获得的食物非常少。那个女人认出了她的孩子。“你必须更凶一些,你必须奋勇向前,”她说,“不然你就得挨饿。”于是小狗变得更凶了。他与其他狗撕打,为食物而战。为此他的鼻子被咬伤了。于是他决定进入一只须海豹的身体里。这样他就不需要奋勇向前了。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随时随地抓鱼吃。海豹并不惧怕死在人类手中。正相反,它们要花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决定被哪个猎人捕捉(被一个差劲的猎人捉住太没品了)。但这个孩子不想被捉住,于是他就从他的海豹身体里跑了出来,变成了一头麝牛。对他来说获取食物依然不算太难。而且麝牛是非常社交性的动物。不幸的是,它们非常惧怕人类。这种恐惧是这个孩子无法忍受的。所以他就又出生了一次,变成了海象。很快他就不再害怕人类了。之后他就无所事事,唯有坐以养膘。这让他感到无聊,于是他就又变成了一直大乌鸦。由于乌鸦什么都吃,于是食物又很充裕。而且他还感受到了能够在空中鸣叫,在远方的山岭的峭壁上休息的那股自由。但这个时候他开始渴望大海了。由于海豹的生活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他进入了一只环海豹的身体里。他和另外一只环海豹结了婚,生了很多小海豹。在生命中的最后那些日子里,他让一个猎人抓住了他。这个猎人的妻子没有生育能力。这个孩子进入了她的身体,就像他进入其他动物的身体一样。于是这个女人就怀孕了。最后她生出了一个强壮的,比例协调的漂亮的小男孩。令人毫无意外的是,这个男孩成长为了一个伟大的猎手——他已经在所有的猎物中生活过了。

弃子

在饥馑的年代里,有个女人有七个孩子。她想:我可养不了另外一张嘴了。当第八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她把它的身体丢到了海峡(译注:fjord,绅士们应该对这个词不陌生吧)中。然后她就开始遵守一切流产妇人的禁忌:(译者:这里有句不知道是啥意思,she did not cut fat except with her feet; 我觉着 cut fat 不是减肥的意思么)如果不被搭话,她就不说话,等等。

然而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并没有死。它很快拿一个狗的头骨当作独木舟,拿一个老人的脊椎当作桨。很快它就跟到了它的舅舅们后边,掀翻了他们的独木舟。两个舅舅都淹死了。然后这孩子就回到了它的母亲身边,吸她的乳房。然后它就在房外的垃圾堆里开心的睡着了。

过了一会这孩子掀翻了首领儿子的独木舟,以及一个叫 Sangak  的人的独木舟,他是另外一个人的爷爷,为人很温和。每次它都会回去吸它母亲的乳房,然后在垃圾堆里过夜。

然后似乎村子里没有被饿死的人都被淹死了。人们把这归咎于 tupilak,但那女人知道这是她孩子,她的骨肉干的,因此这也给她带来了麻烦。最后她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了。她告诉她的丈夫:

“我杀了我们的孩子,现在它回来了,要杀掉我们所有人。”

就在这时,这孩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在垃圾堆里死去了。

狐狸养大的男孩

在饥馑年代,一个女人生了一个男孩。她让他吸她的奶。不久之后,他就厌倦了。“这还不错,妈妈”,男孩说,“但我想吃点肉。”于是他的父亲就带着矛出去寻找猎物了。他被困在了暴风雪之中,在海岬间乱走,直到彻底迷失了方向。
男孩还是不吃他母亲的奶。她从她的头皮上抓了些虱子给他χ,但他把它们吐了出来。同样的,他把她给的海燕肉糜也吐了出来。可怜的孩子,她想,恐怕你会饿死的。所以她出去看她丈夫变成什么样了,于是,她也被困在暴风雪里了。
然后丈夫和妻子就在暴风雪中互相寻找了几年。他们在海岸边上上下下的走着:“你有没有看到过这样这样的一个男人?你有没有看到过那样那样一个女人?”每到一处,他们都这样询问着。但似乎没人能帮上他们。最终这个女人遇到了一个巫医,他告诉她她丈夫在离 Pangnirtung 不远的地方:他也在寻访一位巫医,所以丈夫和妻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方。这次没有暴风雪了。他们也不用再充满石头的荒原上乱跑了。最终他们终于重聚在一起,准备回家去找他们的孩子。
在父母离开之后,一些狐狸到了他们的棚屋中。它们发现了小男孩。但它们没有吃掉他,反而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养大了。它们教导他了一切年轻狐狸所需要知道的生存法门。表面上看他还是一个人类,但内心里他已经是一只狐狸了——恐怕比大多数狐狸还像狐狸。
然后父母亲回来了。他们很高兴他们的儿子还活着。“哦亲爱的儿子”,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男孩不能说也不能理解他们的语言。他也不把他们当作他的父母看待了。他嗅了嗅,咆哮着退开了。当他的母亲试图拥抱他时,他咬了她。因为他从没见过像父母一样的存在,他把他们当作了两个想要杀害他的奇怪生物。
带着悲伤的心情母亲和父亲离开了那个地方。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儿子。

吃了太多头的 Ussarqak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 Ussarqak 的男孩,和他衰老的奶奶住在一起。有一天他们吃完了他们最后的食物,于是 Ussarqak 被派去找吃的。首先他找到了鳕鱼。他把它的头扯下来吃了。然后他接着走,碰到了一只须海报。然后他又扯下了它的头吃掉了。然后他遇到了一只海象,和之前一样他只吃了头。然后他接着走,看到了一只搁浅的独角鲸。“哦这正是我要找的!”Ussarqak 说。同样的,他扯下了鲸鱼的头,连着鲸脂和骨头全部一起吃掉了。然后他有些渴了。他走到了一个湖边喝干了里面的水。吃饱喝足之后他就回家了。不过这时 Ussarqak 变得太胖了,都进不了门了。“试试窗子”,他奶奶说。他试了窗子,发现也进不去。最后——说起来有点奇怪!——老太太拿起了她的针,男孩很轻松的穿过了针眼。然而他掉到了海豹油灯上。然后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雷鸣。整个房子爆炸成了成千的碎片。 Ussarqak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大池水。在池子中有一条鳕鱼,一头须海豹,一头海象,和一条独角鲸。它们都畅快的游来游去,只不过它们都只有一个头。

【流水帐】魔都记行之我真的没有浪费你们的税金,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大致是些流水帐什么的……虽然不怎么有趣但是我贫乏的日常中这个也算是少有的现充行为了这样。挖坑不填已经被J老板吐槽过很多次了所以今次填一下ry

第一天

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就是早上起床,吃了人生中第一顿汉堡王(车站的真是贵的尿血),坐高铁,睡觉,下高铁,上地铁。早年种下魔都地铁很贵印象的我发现过去美兰湖都只要7元不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顺便一提下车时碰到了好歹有点面熟的同学Z桑。然后从他口中得知跑来参加年会的学生整个中心只有3个_(:3>L)_,这个时候浪费税金的罪恶感油然而生——怎么会呢,学姐表示,都不能旅游过去干啥,还要做poster好麻烦。

第二天早上

早上的报告没啥意思,基本就是大装置负责人(包括我的老板姜所)在众人面前吹牛逼,我们的装置接纳了多少多少用户,这些用户发了多少多少文章,其中 Science 多少篇,Nature 多少多少篇,子刊多少多少篇,总之没有浪费税金,然后我惊喜地发现我的 poster 没带,于是错过了和我一样昏昏欲睡的观众老爷出门溜达顺便扫扫 poster 的黄金展示时间。总之又元气满满地刷 SG 到手机没电。顺便一提年会应物所的同学一个没来,指导我做毕设的那个师兄也没来。顺便一提虽然是很坑爹的五星级但是早餐还是挺不错的。午晚餐是会议方提供所以水平实在有限,我就只好尽力多吃点早餐了。

第二天下午

下午总算把 poster 带上贴上了。嗯虽说是为了参加年会赶的不过也算是凑活能看了(虽但厉的程度在被吐槽过之后有了很大提高这样),至少咱大小达标了,有几个16开纸大小的poster是闹球肾。因为研究方向的关系所以基本都在医学分会场泡着。基本话题就两个,一个是兰州的重离子治癌,一个是成像。先说说前者,这个不是我的专业所以我也就听了个大概。辐照治疗的原理就是利用让带有能量的射线杀灭组织,传统的X射线致癌的计量(简单理解就是杀伤力吧……)是随着深度指数衰减的,也就是说一个10cm深的肿瘤被杀伤的程度是要小于上面这9cm的正常组织的,基本就是杀敌一千自损两千这么个感觉。而离子治疗的时候很神奇的是它的计量是会在某个深度达到峰值的,一下子就变成了杀敌一千自损一两百,嗯大概就是像下图这样(至于为什么有这种神奇的效应你问我我也)。总之据说很好很强大。在11区的话这东西已经投入商业化运行了,虽然想吐槽一个医院里建一个离子加速器真的没问题么不过一想到姜所的理想是在一个医院里建一个同步辐射装置我也就不好说啥了……

F1.large

 

然后是成像,基本上都是上海光源那边的实验结果了。这么说有点酸葡萄心理不过总体而言——成果一般。用户多以小白为主(撒要求医学用户能明白同步辐射能做到什么做不到什么本身也有点苛求就是了),我觉得同步辐射装置的人们应该针对医学用户写一些科普向的文章才对。比如医学用户听说利用同步辐射装置解出了禽流感病毒的蛋白质结构,可能就会想哇这个东西这么酷炫连蛋白质这么小的东西都能看到那我拿个细胞岂不是随便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了简直屌爆了,可是实际上人家用的是衍射方法,几十年前 Watson 和 Crick 就用这种办法解出了 DNA 链的结构,同步辐射和随处可见的X光机的区别其实也就是亮度而已(当然还有相干性etc 能量连续可变etc 不过那些没那么重要),对于蛋白质这种信号很弱的样品来说亮度提高就意味着实验时间的减少,可能之前要曝光几个月的实验现在只要几分钟就够了。扯远了,上海光源成像的负责人貌似对DEI成像和光栅成像比较不屑一顾,主要是觉得晶体和光栅都太难做了,还是同轴比较简单,而且他认为同轴的效果也足够好了,这我和小老板就只能一起呵呵了,基本上能看的成果都是和造影剂结合的,完全没点相衬成像的意思。嘛听说了关于这个老板各种各样的事情也是之后的事了,暂且按下不表。

说来稍微有点想写一篇 blog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做的东西的,因为其实还挺有趣的,等有空了吧。

晚上和巨鳄聊天,得知了一些让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震惊了的消息,让人不由感叹我们所谓的日常,就是连续不断的超展开。

第三天

早上没啥好说的,重要的大会报告就是兰州军区总院肿瘤科主任做的粒子治癌的报告。大致就是赶日超德etc。11区奇妙的科技树再次体现出作用,美爸人都不做了的东西丫都已经商业化了。不过老实说这个方法也是对早期一些的肿瘤比较有效,所以关键问题还是早期诊断,which is my realm(喂喂你说这话心理不虚么)。昨天晚上已经联系好了在上海光源的同学,其中一个是在上面提到的成像站,另一个在一个叫什么软X射线谱学显微线站工作。中午坐车过去,到了光源已经是下午3点了。说来上海光源某些方面还是蛮奇葩的。光源在张江,而应物所(光源是应物所的下属单位)在嘉定,魔都人应该明白这俩地有多远,每天学生都要班车来回,简直苦不堪言,也没人想着在光源这边建上配套的宿舍楼之类的。据说在不久之前上海光源值班人员连沙发床都没有,只能睡桌子。学生的办公室直接就在实验大厅里面,虽说其实没什么问题但是总是让人心里不舒服,但是领导和教师们都在外面一栋楼上,这种级差社会让在 IHEP 这边习惯了各种 kind 的老师的我稍微有些感慨。问同学为什么没去参加大会答曰他们根本连通知都没发。喂喂这可是你们自己办的会议诶,不让学生去也就罢了连这件事情都不让学生知道你们是多不把学生当人看啊。不由隐隐有种当时没有跟风来SSRF真是太好了的感觉。另外他们的办公室的没有窗户终年不见天日,电脑都是看着就很破的旧电脑(你们的税金买的电脑我有在好好的利用着的请不要挂心),唯一可以羡慕的大概就是不限流量随便上网了吧。用来做CT重建的工作站重建一组图像大概要30分钟左右,但问题是其实这台12核(双六核)40G内存的工作站在重建的时候只有10%的CPU占用和4G的内存占用而已,让人不由的感叹这才是税金的正确浪费方式。晚上和应物所的三位同学(也就是魔都的全部同学了)还有其中一位的女朋友一起吃了小肥羊,开着大学一样无节操玩笑的大家也让心中的阴影稍微变淡了一些。吃完饭就去投奔幼训染了。因为是假期所以他寝室里没人,所以就索性住在了幼训染寝室里。说到幼训染,让人惭愧的是集中力和努力程度随便可以碾压我的他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把我当作榜样的说,当然了现在大概努力程度就起到作用了吧,与在国内混日子的我想比,班里名列前茅的幼训染毕业就要去法国学习修下水道了。关于自己行业内部的各种八卦也是如数家珍的样子,让我长了各种各样的姿势。由于去了之后还离睡觉有一段时间,我们就去复旦溜达了溜达。总之幼训染对复旦是各种黑,比如光是光华楼就找到了好几个角度,又是有妖风了又是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哪比得上我大同济百年校庆建的楼etc(等等光华楼不是同济建的么,这样子的吐槽我当时便是不知道啊)。末了我说你还真是够仇视复旦的啊。他说当然了啊,谁让我当时差了十几分没上上呢。

第四天

起床就已经是中午了,幼训染一早上就去上法语课了,他一个假期都没回家,因为要做设计和上法语课(上一年,然后去法国留学),想想我的大三结束的假期明明都面临着考研了还在不知死活的打SC和打DOTA,这巨大的差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下午去了挂心很久的玻璃博物馆,嗯还是听不错的,看吹玻璃表演的时候前面一大堆小盆与,不停尖叫着很可爱。

IMG_20130823_145020

 

玻璃博物馆本身也挺不错的,值得一去。建筑上面密密麻麻的术语让人有种虽但厉的感觉:

IMG_20130823_143209

 

晚上和幼训染去看了电影。面对激战和怪物大学的世界线选择,我还是可耻的选择了三次元的激战。已经夸过很多次这片子了就不需要更多夸了。总之稍微卖点腐的片子我就是毫无抵抗力。嗯大概就是这样。

第五天

今天就是推友面基会,残念的是魔都相熟的推友实在有限(不其实总共也没多少),连巨鳄都可耻的表示要陪女友出不来,最后只有4个人而已(我,S君@Stockard, PAD长@XY5,小浣熊@timxjh)。因为和S君比较近所以就相约一起过去,然后应该说不愧呢还是果然呢,总之喜闻乐见的坐过站了。吃完饭大家去玩桌游,嗯PAD长真是深刻的教导了我们几个学生党社会的残酷性,什么感谢PAD长的大恩大德啊,还有宁可自己崩盘也不让你们获胜的小白世纪风格啊什么的都在大家心中刻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

总之今天大家的友情貌似是摔倒地上了的样子。真是可惜可贺可惜可贺。

第六天

早上一大清早打车去上海火车站坐上了高铁,然后半个小时到了苏州,又花了40分钟才到瓜姐的住处附近,瓜姐开车过来接我。虽然我很想把有房有车的瓜姐描述为立派的成功男士,但是瓜姐你这也太瘦弱了吧,你确定你打篮球不会被一撞就飞出去么,说好的肌肉兄贵呢,我觉得你怕是和S君打架都打不过吧?到了瓜姐住处,看瓜姐打了两盘dota2,瓜姐展示了自己强硬的carry能力,硬是带着一坨小朋友走向了胜利。然后瓜姐跑出去接了个电话我带打了一会,咦等等怎么对面也这么小朋友啊,啊不小心怎么超神了。瓜姐你平时难道就是和这样的对手有来有回么,产生了这样想法的我真是抱歉了。总之瓜姐打dota2的时候超可爱的,尤其是被队友坑了之后,那种想喷又怕伤和气的样子,哪像我就直接打一句 wan ni ma。中午我俩还有流河君一起吃饭,流河君还是一副反面人物的样子,你和我说他不是靠着掌握了女友的隐私才强迫对方和自己交往的我是肯定不信的。顺便吐槽一句你们能找个空调开得大点的地方么orz。吃完饭和瓜姐一起睡了一觉。不我的睡颜什么的真的不用特别在意,改天我睡着的时候自己拍你一张送你好了瓜姐,如果可能的话。睡醒洗了澡就稍微有点迟了,瓜姐送我去火车站的时候路上也不是很顺利,于是瓜姐又和打dota2一样焦躁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总之最后还是平安无事的上了回帝都的高铁,妹带他洗妹带他洗。

嘛流水帐大概就是这样。一点都没有浪费你们的税金不是么。

充满鬼魂的独木舟——祖先与起源

最初是在推上看到了一张安吉拉卡特精怪故事集上一个故事的照片,故事十分猎奇重口,我赶快就把精怪故事集买了。后来发现那本书上有很多类似猎奇的东西,它们都来自这本名为 A KAYAK FULL OF GHOST 的爱基斯摩人传说集。因为很有趣于是就想翻出来。每天大概更新1-2篇的样子。

和J老板讨论的结果就是还是不要每翻译一篇都新开一篇文章,而是一章都在一篇文章里。我尽量做到不坑。

中间因为种种原因坑了两个月,现在重新开始更新这样。

第一章祖先与起源已经更新完毕。

 

海之女

在那些最久远的祖先的年代里,有一位长着浓密长发的美丽的年轻女性。当她用头饰把她的头发盘起来的时候,头发差不多有她身体的其他部分那么大。她会花上整周时间去梳理它。另外,她还有一双许多男人倾慕的肥手。

一天她在拣蓝莓的时候,一只管鼻藿飞过头顶,恰巧看到了她。他立刻俯冲下来,说:

“嫁给我吧,亲爱的……”

这女人笑了起来,说海鸟不符合她的口味。

于是管鼻藿飞走了,变成了一个男人。他穿上了最昂贵的海豹皮做成的外套,一件彩色的束身衣,一付海象尖牙制成的太阳镜。然后他回到了那个女人家。他又一次问了那个问题。

“哦你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她说,并且不顾父母的反对就和他一起离开了。

然后这个女人和管鼻藿住在海的尽头的一个小石巢里。由于她很喜欢油脂,每天管鼻藿都会给她带回新鲜的海豹。由于她喜欢唱歌,他们做爱的时候他会唱歌给她听。他们的婚姻因此很幸福。但是有一天管鼻藿的眼镜掉了,这女人看到了他的眼睛。她说:

“你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个丑八怪……”

这个时候她的父母四处划着船找她。在每个小湾和海角,他们都会喊道:“女儿啊,女儿,你去哪里了?”他们从海岸一直搜索到了内陆的冰川。最后他们到达了海的尽头的那个小石巢,恳求她和他们一起回去。她答应了。因为,她说,“我再也无法忍受我丈夫丑陋的眼睛了。”

然后管鼻藿就去亲自寻找那女人了。一开始他没能找到她。但之后他戴上了他的海象牙眼镜,看到了下方的海面上的小船。在那上方他用力的扇动着他的翅膀,越来越用力,于是一阵可怕的风暴席卷了水面。大风刮过山峦。小船看起来就要翻了。女人的父母说:“带来了这场风暴。如果你不下船,我们都得死。下去!滚下去!”

她抗议说风暴是她丈夫的错。这没什么用。她的父母把她丢下了船。但她抓住了船缘,紧紧的扒在上面。她的父亲掏出小刀,割下了她的几根手指。她依然扒着船缘。他又多砍掉了几根,她还扒着。然后他把她的双手都看了下来。她试着用她的残肢继续抓住,但是她失去了抓握的能力,所以她滑开了。一瞬间水面就平静下来,她的父母得以划船回家,庆幸自己得以幸存,尽管代价是牺牲了自己的女儿。

这女人沉到了海底。在那里她得到了他的名字,Nerrivik,意思是装食物的盘子。她被砍下来的手指回到她身边,变成了鱼,鲸,海豹,海象,他们都到她的头发里安家了。但她没法像以前那样梳头了。尽管尝试过,但就是不行。因为她没有手。她能做的事就是坐在海底,把腿蜷到胸脯上,看着自己的头发一天天变脏。

因而巫医们必须游到深深的海沟里,为她梳头。为了表达感谢,她向人类给予了所有的海中生物。她绵延的长发的恩赐是无止境的。朋友,要尊敬这个女人。

 

太阳和月亮

月亮和许多女人睡过,但是没能从她们任何一个身上获得愉悦。于是他决定和他漂亮的妹妹,太阳睡。他把他的脸用灰尘遮蔽起来,滑进了她沉睡的肉体之中。之后她说:

“无论你是谁,再来一次……”

于是他们又来了一次,做了一整夜。

到了早上,太阳发现了她的爱人的身份。于是她变得十分不安。“你绝对不能再对我做这种可怕的事情了,哥哥,”她说。

“哦不行么?我可更强壮哦。”

她拿起一把 ulu 刀,割下了自己的乳房。然后她把她自己的尿和血与乳房一起放在了一个碟子里,做成了 akutaq 。她把这个给了她哥哥,说:“给你,如果你想尝尝我是什么味道就吃了它!”然后她就冲出了房子。月亮停了一下,把乳房吃了,然后就去追她。

直到今日他现在依然在追着他的妹妹,想让她成为他的伴侣。不过她跑得快一些,经常远远的超出他。因而,正因为月亮的欲望,黑夜才跟着白天。

 

白天的来历

在祖先们的时代之前,整个大地和天空都被黑暗所笼罩。狐狸和熊都是男人,有一天他们在一块浮冰上遇见了。狐狸说:

“要有光,这样我就能看到最好的海豹的通气孔在哪了。”

狗熊回答:

“要有黑暗,这样我就可以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接近最好的海豹的通气孔了。”

在两个人中,狐狸是一个更好的巫医,他更狡猾,在咒语上也更强大。因而白天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熊退回到了黑暗的冰洞中,狐狸仍然站在浮冰上。

从此之后人类都十分感激狐狸创造白天的恩情,因而他们都不吃狐狸肉,除非是饿极了。

虱子和蠕虫

在开始的时候,人们的身上没有虱子。虱子乘着小独木舟在海峡间游荡。有一天一个虱子和一个蠕虫正划着他们的独木舟,然后他们决定朝着陆地赛船,看谁先爬到人身上。人的腋窝是如此的温暖而舒适,因而他们把那里选做了他们的目的地。因而他们划桨的时候都能被听到它们在大喊:“腋窝!腋窝!”

蠕虫是更好的划手,但是他的皮带因为剧烈的运动坏掉了。因而虱子超过了他,登上了岸,永远的定居于人类的腋窝了。当蠕虫终于上岸的时候,他因为羞耻而钻进了地里。

雾的诞生

很久很久以前贪吃鬼会偷窃死人的尸体带回家吃。在那些日子里似乎坟墓中没人是安全的。最后一个名为 Puasgssuaq 的巫医让别人把自己活埋了,因为他不知道谁或者什么在带走他的人民。重要的是要找出来。Puagssuaq 说:

“如果死去的人不安全的话,那么活着的人也是……”

很快其中一个贪吃鬼看到了这个新坟,把他挖了出来,并带回了家。这个鬼魂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他们都非常的胖。妻子出门去为这场尸体盛宴拣柴火。孩子们聚集在 Puagssuaq 身边,其中一个掐了他一下,说:

“这个人类还没有死,父亲。你看我掐他的时候他还会动。”
“别扯淡了,”鬼魂说。“他就像其他尸体一样死透了。我绝对不会带回一个活着的人类。这太恶心了。”

但是他自己掐了 Puagssauq 一下来确定。然后他吃了令人厌恶的一惊。巫医跳了起来,说:

“大地啊,开裂吧!”

于是在贪吃鬼和他的孩子们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洞,他们所有人都被吸了进去,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大地又在他们上方合上了。然后 Puagssuaq 跑去寻找鬼魂的妻子。很快他就找到了她,手臂夹着柴火。她的脸颊鼓起,盖住了眼睛,所以她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因而把他当成了她的丈夫。

“我很快就会为你准备好晚餐,亲爱的,”她说。

Puagssuaq 试着用他的剥皮刀刺她,但她实在太胖了,所以这就像是用一根骨针去刺一头海象一样。最后她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她的丈夫。她说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把他的心脏从嘴里扯出来。然后她就开始拼命的追赶他。他们一直跑到了一条河边,Puagssuaq 游了过去。他在对岸停了下来,说:

“小河啊,淹没你的河岸吧!”

于是那女人就过不来了。“为什么你都能过去,我,一个贪吃鬼,却过不去?”她大喊着。

他回答到:“这很容易。我刚才把河水喝光了。”

于是那女人开始趴下来喝水。她喝啊喝啊,直到一条能让她通过的干燥的路径出现为止。

“啊!”Puagssauq 大叫道。“那个从你阴道里探出来的丑陋的东西是什么?”

鬼魂弯下腰去看,她的胃爆开了,水全跑了出来。她倒在那里,死了。她的身体里发出了蒸汽,变成了雾,这是世界上第一缕雾。因为这缕雾,今天的人们在他们的坟墓中是安全的。

雷孩子

从前有两个孩子,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在房子外面玩了。这让他们的继父感到很烦,他说他被吵得完全睡不着了。最后他对他们说: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玩?这噪音快把我弄疯了……”

这两个孩子很怕他们的继父,于是就远离了他们的家。他们走到了一个遥远的多山的地方,继续开始玩耍:

“让我们变成独角鲸吧,”小男孩说。

“不不,”他的姐/妹说。

“好吧,那让我们变成海象吧,”他说。

“不,不……”

他提到了所有的海兽,但是她似乎并不在意其中任何一个。于是他开始说陆生动物了。

“让我们变成白熊吧!”

“我不喜欢白熊。”

“那让我们变成驯鹿吧。”

“不,不……”

男孩把动物说完了。“好吧,”他说“让我们变成雷电吧。”

“好的!”

于是他继续喊道“让我们变成雷电”知道他们升上了天空。他们确实变成了雷电。他们向大地撒尿,于是就开始下雨了。男孩敲打他的打火石,于是就开始打雷了。他们弄出来的响动如此之大,雷声全世界都能听到。

最后他们的母亲开始想他们。她说:“你们不饿么,我的孩子们?”她把她的乳房拿出来让他们吮吸。

孩子们确实饿了,他们跑到了房子旁,但是声音如此之大,没人能够忍受。他们的继父冲出来,手捂着耳朵。他们的母亲对着他们尖叫道,求你们了,求你们快走。于是雷孩子们回到了天上,一直待在了那里。

嫁给了她的狗的女孩

从前有一对老夫妇,他们想让他们的女儿嫁人。可是她一直说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最后她非常烦她,说:“你永远也找不到合适的男人。为什么你不干脆找条狗来当你的丈夫?”

女孩没有回答,于是她父亲又问了一遍。就在这时女孩的狗冲进了屋子。它想要扯掉她的衣服,和她交欢。父亲把狗拖到了门外,拴了起来。可是狗挣脱了项圈,又跑进来想要和她交欢。于是父亲把狗带着划船到了海峡的另一边,把它丢在了那里,可是这仍然没起作用。狗游过了水,然后跑去找女孩交欢了。现在它的阴茎已经插进她了。

“我能看出来你们两简直就是天作之合,”父亲说。他把他的女儿和狗带到了海峡中间的一个小岛上。岛上除了石头之外什么都没有。女孩和狗在那里生活了下来,并生出了一大堆孩子,半人半狗。

为了得到食物,狗要在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双软靴子游过水面。女孩的父亲会把肉放到软靴子里,然后狗再游回小岛。有一天这个老人家打算往靴子里放些石头。他这样做了,并且在上面放了些肉作为遮掩。狗开始往回游,但是石头太重了,还没游到岛上他就溺水了。

女孩发誓要为她的丈夫复仇。

之后老人家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每天划过海峡给他心爱的孙子们带去食物。有一天他划了过去,给他们喂了肉,但他们似乎还是很饿。母亲让他们舔舔老人独木舟外皮上的血。他们照办了。然后她微笑着说:“吃了他,我的孩子们!”于是他们迅速把老人击倒,吃掉了他。

“干的好!”母亲表示。但是她很快就变得很难过,因为她的孩子们没有食物来源了。所以她取下了自己靴子的靴底,用鲸骨制成了桅杆,把它们做成了船。对于一些孩子她说:“去内陆,以驯鹿为生!”他们变成了印第安人。对于另一些孩子她说:“去东边,在泥土里种植你们的食物!”这些人变成了白人。她把剩下的孩子送到了北边,她告诉他们:“你们会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所以能吃什么吃什么。”这些人变成了因纽特人。

于是所有人都是这些孩子的后代。至于这个女孩,她一直待在了岛上。没有肉吃,她最后饿死了。在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她还在想着她可爱的狗孩子们。

Sila,天气之灵

在很久以前,一个人遇到了一个巨大的穿着驯鹿皮,躺在地上的婴儿。它的头有一个大石头那么大,它的阴茎大的可以在上面并排站4个人。这个婴儿身上的肉可以供整个村子吃一年。

就在这个时候巨婴似乎明白了这人在想什么。它说:“如果你吃了我,世界就会毁灭。”

这人大笑了起来。因而继续说:

“我是Sila,风与天气之灵,四方之主。当我摇晃这些鹿皮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跟着晃动。”

“哈哈!”男人大笑着,抽出了他的刀。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摸摸我的小趾试试……”

这人摸了摸婴儿的小趾,天空中下起了狂暴的大雪。

“现在摸摸我的头……”

这人你摸了摸婴儿的头。雪下的更大了,同时刮起了风,男人被风刮到了。

“看吧?无论你有多饿,你也不能把天气给吃了……”

然后风停了下来,婴儿漂浮了起来,飘向了天空的根基。然后它就生活在了那里,热心的摇着那些皮。

女人的起源

在地震和水灾的年代,全世界只有一个女人,她独自住在一个全是石头的岛屿上。她是一个把自己的阴茎变成阴道的巫医。她的名字是Putu,Hole,她十分漂亮。有一次大陆上的一个人,一个名叫Qalaseq,Navel的猎人,到了她的岛上,寻找新的猎场。他没打到猎物,但是得到了Putu。然后他想,现在我有个小媳妇了,而头领却只能一个人睡。

但这是头领也来到了岛上。他站在小棚屋外面看着Qalaseq和Putu做爱。他想:这看起来好棒啊……他一直看到了他们睡着为止,然后抓住了Putu的肩膀打算把她拖出棚屋。Qalaseq这时候也醒来了,抓住了她的脚。这样两人各自抓住了女人的一边,最后把她扯成了两截。头领把上半截带走了,Qalaseq则把下半截留在了岛上。两人都把缺少的一半用海象的牙和熊的大腿骨雕刻了出来,让其复生了。于是现在就有两个女人了,她们的身体都是完整的。

这时头领的女人让村子里的每个人都很季度。为什么只有这个人有老婆而我们却只能和我们的狗一起睡觉呢?所以他们也开始拉扯她,直到她分成了两半。然后他们把两半扯成了4份。这样一直扯下去直到村子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女人,并把缺失的部分雕刻好了。但很快他们开始互相吵架,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别人的老婆比较好。

Qalaseq继续和他的女人一起在岛上生活,他把她称为Utssuajuk,Little-Big Vulva。她生了六百个健康漂亮的小孩。但村中的女人都没有生育。可能是因为她们被扯开太多次了吧。又或者是象牙和骨头在雕刻的时候除了什么瑕疵。谁知道呢。

风的起源

很久以前有一只北极熊,他背后背了一个口袋,里面装着全世界的风。他不允许任何人打开这个口袋。但有个猎人对里面装的东西很感兴趣。“你的口袋有些什么呢?”他问。“就是一大堆屎而已。”熊回答道。“那为什么你要带着它到处走呢?”猎人说。“谁知道呢?没准我在浮冰间游荡的时候会饿……”猎人压根就没信这说法。他哄着熊睡着后,打开了口袋。里面刮出了一阵风。这阵风刮倒了猎人,向四周飞去。“哦熊大人,”猎人说到“你可以睡我老婆一个月,只要能把这风收回去……”但即使他把他老婆献出去一年都没啥用了。风已经进入了这个世界。

昴星团

曾经有个女人,没有人愿意养她,因为她来了月经。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她进入从山之中寻找食物,最终看到了一个碎石搭成的房子。她在房子四周闻到了熊的气味。一个声音从里面召唤着她:

“来吧亲爱的,我们不会伤害你”

因而这个女人就进了房子。里面是化成了人形的一家子熊。他们脱下了他们的皮,挂在了房子的过道里。母亲出门倒尿罐的时候穿上了她的皮,但一进房子就又脱了它。孩子们看起来就和人类的孩子一样。

这时母亲问这个女人饿不饿。

“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女人说。

他们给她炖了些肉,虽然他们自己吃的是生肉。父亲给了她一块鲸脂,让她在回去的路上吃。当她准备好离开的时候,他对她说:

“别对你们的人提到我们。我有孩子,他们有权长大。”

“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女人回答说。

她回到了她丈夫那,当然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那些熊的事。他立马为即将到嘴的鲜肉兴奋了起来。他让她带着他翻山越岭,到达熊们的住处。到那以后,女人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然后丈夫开始咏唱:

肉,肉,肉,肉

带给我肉吧,大地之灵……

熊和他们的孩子冲出了房子。但孩子远远落在了后面,所以母亲杀了他们,以免他们落入人类的手中。然后女人的丈夫投出了他的鱼叉,又杀掉了她。公熊接近了他,说道:

“别担心,渺小的人类,我蔑视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妻子。”

然后熊把女人从她的藏身之处拽了出来,他咬掉了她的头,把她的身体丢到了垃圾堆里。然后他把头当球踢来踢去。丈夫的狗追着他,于是他开始升入半空,仍然提着头。狗也升了起来,越来越高,直到他们达到了天空的顶端。在那里他们变成了昴星团。

现在丈夫回了家。他没了狗,也没了女人。他只有两只幼熊,还都不是他自己杀的。

第一头独角鲸

在饥饿的年代里,一个老妇人和她的孙子孙女住在一起。孙子自从出生以来就瞎了,但很强壮。他可以像任何猎人那样拉弓。问题是,他没有猎物可射。因为猎物,即使是最小的鸟,蠕虫,蛆,似乎都一起从世界上消失了。

然而有一天,一只北极熊在他们的喷雾附近嗅来嗅去。祖母对男孩说:“我来瞄准,你来拉弓。没准我们能交点好运呢。”

于是她就瞄准了,男孩射出了箭。熊中箭倒地身亡。

祖母说:“太糟了,孩子,你射偏了,今晚我们就只能拿我们的kamiks(爱斯基摩人的皮靴)当晚餐了……”然后她对女孩耳语道,不要告诉她兄弟关于杀死熊的事。两个月比三个月更好捱过去。瞎男孩永远都不会知道区别。

但是女孩给他的哥哥留了些熊肉,然后在祖母睡着的时候交给了他。男孩吃的时候,变得非常口渴。他让他姐妹带他到湖边去。她照做了。然后用石头标记一条回到他们棚屋的路。她也照做了。

然后男孩喝啊喝啊,一直停不下来。突然间一直巨大的鸟从湖底飞出。“抓住我的脖子,”鸟说,男孩照做了之后,它潜入了水中。它潜进去了四次,每一次男孩都挂在它的脖子上。每一次他们都在水下待的更久。

“注意到什么了么?”鸟问。

“啊,我能……看到了!”

第四次潜水之后,男孩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切了。他不需要那些石头来找到回棚屋的路了。

“好吧,”祖母说,“既然你现在能看到了,或许你可以稍微在这附近做一些工作了……”

然后他们三个搬走了,在海边建立了一个新的营地。男孩把时间花在了海岸边以寻找猎物。最后他看到了一群鲸鱼在附近游弋。他带上了他的鱼叉,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了他姐妹的腰上。这样,她就成为了他的搭档,就可以得到任何他猎杀的动物的一部分了。但是祖母反对。“来把我系起来!”她指挥他道。

于是他就把绳子系到了她而不是他姐妹的身上。然后他就把他的鱼叉扎进了鲸鱼中的一头身体里。这头海兽猛地一拽,把老太太向海里拽去。她抓着一些根茎,但它们在她手中断裂了。很快鲸鱼就顺着鱼叉绳拽着她跑了。“把我的ulu刀(一种爱斯基摩妇女用的弯刀)扔下来!把我的ulu刀扔下来!”她大喊道,希望能够割断绳子。但那个时候她已经离海岸太远了。无论男孩多么用力扔都没用了。

在祖母被拖着在水中转悠的时候,她的头发纠缠成了一个猪尾辫。就在她溺水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独角鲸——一头雄性独角鲸,脑袋上长着一个大大的纠缠着的角。

鱼的父亲

旅者:曾经,如果你向内陆漫游很远的话,你就有可能遇到一个坐在河边的老人。这个人有一把很大的刀,不过他不会拿这把刀来对付你。他就坐在那里一点一点削木头。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冬天夏天,他都在削。木块和木屑飞落下来,掉入水中,然后就变成了活物。一进入大海,它们就变成了大马哈鱼,红点鲑鱼,鳕鱼,毛鳞鱼,圆鳍鱼,大比目鱼,这个人是所有鱼的父亲。别杀了他。

蚊子

很久很久以前,蚊子根本对人类没有兴趣。他们住在遥远的小岛上,很少划着他们的独木舟离开岛做一天以上的旅行。

但是有个人,他抢劫了,欺骗了,盗窃了他邻居的妻子。最后他偷走了一条装满了鲸鱼腹肉的独木舟。为了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他把小舟划到了蚊子岛上。但他的邻居也跟着他到了岛上。他们用棍子把他打了个半死,然后把他丢在了石头上。

自从那之后蚊子就开始攻击人类了,因为它们尝到了人血的滋味。

鲨鱼的起源

曾经有个名叫 Qingaq 的女孩深坠于爱河之中。她的爱人是一位年轻英俊的猎人,因此她无法自拔。每个女孩似乎都疯狂的爱着他。他轮着上她们。某天恰巧轮到 Qingaq 了。这人来到她跟前,对她说:“今晚我会到你的棚屋那里见你。”于是 Qingaq 希望确保她的气味对他来说很好闻,于是她用一浴盆的尿洗了澡。正当她晾头发的时候,一股大风刮过来,吹走了衣服。这阵风带着衣服飞跃了高山和峡谷,飞过了内陆的冰川。最终衣服掉进了海中变成了格陵兰鲨鱼。正因为如此鲨鱼肉依然有尿的味道(Qingaq 是否得到了她的爱人并不为人所知)。

第一头海象

在先祖们的年代里,有一个女孩,她经常感冒。她总是在咳嗽打喷嚏。她的鼻子中总是流着鼻涕。最后由于没人要她,她嫁给了一只大乌鸦。她的兄弟不喜欢这样,尽管他们中的一个娶了了一头鹰,另一个娶了一只白猫头鹰。他们跑到乌鸦的巢里,把女孩带了回来。乌鸦非常愤怒。他上蹿下跳,挥动着他的翅膀,诅咒着人类。然后他跟在他们后面飞行,在他们到家的时候追上了他们。他抓住了女孩,但只拽下了她的双腿。他丢掉了腿。然后他又去抓她,这次他设法得到了她剩余的部分。现在轮到兄弟们追他了。他们追着乌鸦到了他的巢。然而他在比之前的巢高的多的地方又筑了一个巢。兄弟们够不到它。他们只能站在下面,大声叫骂他。“嘿乌鸦!你闻起来就像屎!屎!屎味从你嘴里发出来……”“你们不闭嘴的话,”乌鸦对他们说,“我就拿一块大石头砸你们。”“你的父母也是屎,乌鸦。你的嘴里冒出了屎!”这时候女孩也决定了,她不再喜欢乌鸦了,因为他扯断了她的腿。所以她尽力爬出了巢。这并不容易。突然间她滑了下去,掉进了海中。等她浮上水面的时候,她鼻子里流出来的鼻涕变硬了,成了一堆巨牙,她变成了一头海象。

 苍蝇

从前有意个小村庄,里面几乎所有人都饿死了,只剩下一对父子。这两个人都靠吃对方身上的虱子为生。然而不久之后,虱子也吃完了。于是父子俩就划着船到了另一个村庄里,告诉那里的人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没人信他们,因为谁能只靠吃虱子活下来呢?他们一定是靠着吃他们的邻居才活下来的。村民们公开处死了他俩,在他们的胃里一块人肉都没发现——只有虱子。瞬间这些虱子都复活了。它们长出了翅膀,飞出了尸体,降落在了活物的身上。这就是苍蝇如何进入这个世界的。

巨人和人类

曾经有一个巨人,他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可以独自徒手抓住海象。他的妻子可以徒手抓住海豹。巨人爱上了一个普通的女人,向她的丈夫请求换妻。他们就这么做了。然而和女巨人睡的那个男人被拽进了她的身体里,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巨人把他的阴茎插进了女人身体里,女人直接就死了。两个巨人都很羞愧,于是就收拾了他们的财物,向北而去。再也没人看见过他们。

(译者吐槽:感觉这个好像不是起源故事啊……)

杀人是不对的

像许多祖先一样,Poq 喜欢杀人。有一天他杀了一个人畜无害的老人,他的弟弟对他说他得停手了。时代变了,弟弟说,现在我们的人数已经太少了,不能这么干了。Poq 回答说:

“杀人什么的根本停不下来。但从现在开始,我只杀非常小的人。”

于是他开始抓虱子,一只接一只。然后他开始杀他们。然后他开始捕杀他弟弟身上的虱子。在那时,任何祖先杀的虱子都没有Poq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