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锁记

早上起床时室友已经走得7788了,上网的上网,洗漱的洗漱。于是我就关上门,带着钥匙去排清晨(9点半还算么……)的第一包水。然后回到寝室时发现,钥匙怎么都捅不开门。靠从里面反锁了?然后过去看了一下窗户(我们寝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我们可以从窗户翻进去。专业人士表演,小朋友不要学哦),发现也锁上了。啊这下彻底囧了,室友洗漱完回来吐槽,这是什么,密室杀人么。真実はいつもいとつ!杀他的人就是——你,真峒小姐!好吧很冷……嘛本来反锁成这样是必须从门里面才能完成的,可是如果关门太用力而锁头位置又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因为振动就把门反锁,然后配上小概率的窗户也锁上的事件(昨晚风大,然后靠窗的家伙嫌冷),就构成了这桩完美的密室囧案……

Oh FML。这他妈实在是太扯了。室友尝试从门上面的窗户的铁栅之间的10公分左右的空间翻过去,未果,于是我让室友下去反映情况,室友表示谁挖坑谁埋,我表示只穿一条内裤见大妈我鸭梨很大。于是室友下去反映情况,然后就去吃饭了(拖鞋党自重)。之后我想先试着用卡片能不能插开门(仿佛是什么卡片游戏设定一样),结果插了半天未果后观察了一下其他寝的锁,发现反锁之后锁头是动不了的……FML……啊难道今天我就要杯具的在外人面前展露我的大腿了么,啊啊啊不要啊,我不纯洁了啊啊啊,助けてくれよ,暦にじゃん気持ち悪い……)然后我又想了个办法,从门上的窗户里想办法用撑衣杆把反锁状态解除。于是借了个椅子用来踩,还有个镜子用来定位。然而如果一只手拿镜子一只手拿撑衣杆无法用力,于是找来周围寝的某个家伙帮我拿住镜子。踮着脚捅啊捅啊捅的,啊脚好疼,长时间踮着脚果然很痛苦,以前看的SM小说的女主角们对不起啊……嘛,然后听到喀喇一声,用钥匙一捅,开了,我长舒一口气,叹道,操……

室友电话表示专业人士马上就到,然后我就想腹黑一下,等专业人士来了然后说啊门反锁了么我不知道啊或者索性让专业人士吃个闭门羹然后让室友过来收场。然而果然还是腹黑不能,专业人士来了之后我条件反射般的露出职业式微笑赔礼道歉送走。

这件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1. FML的事情也是能发生的,比如这个,比如我大一的手机。

2. 如果你和一件事利益关系最大,那么你自然要承担起最重的责任——室友都穿了裤子,我没穿,所以我要拼命把门弄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