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J老板去袋鼠国的前面

本来是打算写一篇新疆纪行的,不过一般来说我不大爱看别人写的流水账,于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觉得别人也不大会爱看流水账。于是这篇就写写我和这个blog的另外一个主人J老板(说起来基本是他在打点的,我只负责找一点下限banner而已)的友情故事吧(这个地方该yooooooo了喂)。

认识J老板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刚被大一上惨痛的GPA打击地欲仙欲死的我和同班同学David关系不错,而David又和J老板同是新疆预科班的,于是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平时仨人中午一起吃个饭啊晚上出去吃个烧烤啊什么的。基本上我会把周围的人分为“有趣的家伙”和“无聊的家伙”两类,对于后者一般是没什么兴趣的,对前者我就会很倒贴。这两个家伙无疑都很有趣,于是我没事就和他们耗在一起。嗯后来J老板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土豪一面买下了爱可视pmp和价值15k的MBP等让人眼红的东西,我当时还以为叫他J老板是因为他是土豪呢。然后就经常到他那里去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记得最早是acfun组曲神马的)。后来David转院,也就搬到了西区,和他就很少见了,但是J老板苦逼的转了院却没搬成宿舍,所以跟他反而比跟David熟络多了,时不时的吃个饭啊晒个妹啊什么的,基本就是这样吧,一直到了大四,和他也是越来越熟,发现的时候这个和我按说不该有任何交集(J老板在理院的时候也是1班的,和我们班不在一起上课)的家伙已经成为我大学期间最重要的基友挚友了。

在这个国家里,就像是The Truman Show的True man一样,每个人一出生都被罩在一个虚假的天空之下,而且每个人被从小灌输着剧毒的思想,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被精心的设计。基本上,如果不是我阅读父上买的王小波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我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做自由(毕竟这个词在这里被抹黑了,我仍然记得当时看到威廉华莱士临刑前呐喊时那种不屑的心情);不去看某个同学的人人分享,我是不会对整个体制产生系统性怀疑(大一时和Charlie聊天居然还相信共产党是走群众路线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虽然J老板本身离政治控差了10万八千里(我倒是比较近233),但是他对整个体制的不屑(因为一段特殊经历)也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且关于翻墙的事情几乎一开始都是从他那里学的,比如上推,买代理,到后来买这个空间。这些事情估计他自己觉得没什么,但对我来说意义很大(虽然也没大到离了J屠夫就得吃连毛猪的地步……),在这里我要道一声,谢谢了。

嘛前面已经说过了,我择友的最重要标准是有趣,J老板无疑是个很有趣的人,比如我在说出“啊啊果然还是2次元比较好”这样的句子时他一定会用力的吐槽“治呢?你的治呢?”。另外还有当我卖一些类似诸如“欸难道你今天要请客”的萌时那句“凭啥,你沟子白些么”也是让我记忆犹新(可惜最近他不咋说这句了)。另外,既喜欢acg又喜欢摇滚的家伙怎么可能无聊呢?(卧槽为毛我觉得我这么天然受?是错觉么?是错觉么?)

和我这样的废柴不同,J老板该学习的时候很努力,因而现在成功肉身翻墙,意识到可能很久都没办法见到他了的时候,我决定这个假期去一趟新疆找他玩。嗯总体印象:

  1. 妈妈好年轻,做的饭很好吃……怪不得丫到了合肥每次看到食物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2. 为毛变形金刚要换女主,为毛。
  3. 他家淋浴真渣……
  4. 天池真坑爹,虽然景色确实很不错……
  5. 因为都是家里做的所以不知道到底街上的拌面啊大盘鸡啊有多好吃- -

总之,是很重要的回忆啊。包括和睡一张床什么的(此处可以yooooooo),我和高中的基友都没一起睡过呢。

嘛,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好说的。基本上袋鼠国和兲朝时差不大,还是可以经常聊天的,在可见的未来里我还是会寄生在这个blog里写一些不咸不淡的文章,对每一个回复都兴奋不已,在推上也可以互相欢乐地吐槽。但也仅此而已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谁都不敢保证——虽然基情友情不像爱情那样无法见面就会迅速烟消云散,但很明显面对面的接触对于任何人际关系的发展和维持都是很重要的。正如电子妖精在黑暗王子开始时所说,世间人多如星数,邂逅多如星数,随之而来的是别离。但是和J老板的邂逅是人生中排名前5的邂逅这一点不会改变。即使很难再见,也是一生的挚友啊。

下次见面的时候,大家一定都会从卢瑟中毕业的,嗯嗯。

所以你赶快去和金发美女啪啪啪来晒我吧

6 thoughts on “写在J老板去袋鼠国的前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