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鬼魂的独木舟——祖先与起源

最初是在推上看到了一张安吉拉卡特精怪故事集上一个故事的照片,故事十分猎奇重口,我赶快就把精怪故事集买了。后来发现那本书上有很多类似猎奇的东西,它们都来自这本名为 A KAYAK FULL OF GHOST 的爱基斯摩人传说集。因为很有趣于是就想翻出来。每天大概更新1-2篇的样子。

和J老板讨论的结果就是还是不要每翻译一篇都新开一篇文章,而是一章都在一篇文章里。我尽量做到不坑。

中间因为种种原因坑了两个月,现在重新开始更新这样。

第一章祖先与起源已经更新完毕。

 

海之女

在那些最久远的祖先的年代里,有一位长着浓密长发的美丽的年轻女性。当她用头饰把她的头发盘起来的时候,头发差不多有她身体的其他部分那么大。她会花上整周时间去梳理它。另外,她还有一双许多男人倾慕的肥手。

一天她在拣蓝莓的时候,一只管鼻藿飞过头顶,恰巧看到了她。他立刻俯冲下来,说:

“嫁给我吧,亲爱的……”

这女人笑了起来,说海鸟不符合她的口味。

于是管鼻藿飞走了,变成了一个男人。他穿上了最昂贵的海豹皮做成的外套,一件彩色的束身衣,一付海象尖牙制成的太阳镜。然后他回到了那个女人家。他又一次问了那个问题。

“哦你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她说,并且不顾父母的反对就和他一起离开了。

然后这个女人和管鼻藿住在海的尽头的一个小石巢里。由于她很喜欢油脂,每天管鼻藿都会给她带回新鲜的海豹。由于她喜欢唱歌,他们做爱的时候他会唱歌给她听。他们的婚姻因此很幸福。但是有一天管鼻藿的眼镜掉了,这女人看到了他的眼睛。她说:

“你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个丑八怪……”

这个时候她的父母四处划着船找她。在每个小湾和海角,他们都会喊道:“女儿啊,女儿,你去哪里了?”他们从海岸一直搜索到了内陆的冰川。最后他们到达了海的尽头的那个小石巢,恳求她和他们一起回去。她答应了。因为,她说,“我再也无法忍受我丈夫丑陋的眼睛了。”

然后管鼻藿就去亲自寻找那女人了。一开始他没能找到她。但之后他戴上了他的海象牙眼镜,看到了下方的海面上的小船。在那上方他用力的扇动着他的翅膀,越来越用力,于是一阵可怕的风暴席卷了水面。大风刮过山峦。小船看起来就要翻了。女人的父母说:“带来了这场风暴。如果你不下船,我们都得死。下去!滚下去!”

她抗议说风暴是她丈夫的错。这没什么用。她的父母把她丢下了船。但她抓住了船缘,紧紧的扒在上面。她的父亲掏出小刀,割下了她的几根手指。她依然扒着船缘。他又多砍掉了几根,她还扒着。然后他把她的双手都看了下来。她试着用她的残肢继续抓住,但是她失去了抓握的能力,所以她滑开了。一瞬间水面就平静下来,她的父母得以划船回家,庆幸自己得以幸存,尽管代价是牺牲了自己的女儿。

这女人沉到了海底。在那里她得到了他的名字,Nerrivik,意思是装食物的盘子。她被砍下来的手指回到她身边,变成了鱼,鲸,海豹,海象,他们都到她的头发里安家了。但她没法像以前那样梳头了。尽管尝试过,但就是不行。因为她没有手。她能做的事就是坐在海底,把腿蜷到胸脯上,看着自己的头发一天天变脏。

因而巫医们必须游到深深的海沟里,为她梳头。为了表达感谢,她向人类给予了所有的海中生物。她绵延的长发的恩赐是无止境的。朋友,要尊敬这个女人。

 

太阳和月亮

月亮和许多女人睡过,但是没能从她们任何一个身上获得愉悦。于是他决定和他漂亮的妹妹,太阳睡。他把他的脸用灰尘遮蔽起来,滑进了她沉睡的肉体之中。之后她说:

“无论你是谁,再来一次……”

于是他们又来了一次,做了一整夜。

到了早上,太阳发现了她的爱人的身份。于是她变得十分不安。“你绝对不能再对我做这种可怕的事情了,哥哥,”她说。

“哦不行么?我可更强壮哦。”

她拿起一把 ulu 刀,割下了自己的乳房。然后她把她自己的尿和血与乳房一起放在了一个碟子里,做成了 akutaq 。她把这个给了她哥哥,说:“给你,如果你想尝尝我是什么味道就吃了它!”然后她就冲出了房子。月亮停了一下,把乳房吃了,然后就去追她。

直到今日他现在依然在追着他的妹妹,想让她成为他的伴侣。不过她跑得快一些,经常远远的超出他。因而,正因为月亮的欲望,黑夜才跟着白天。

 

白天的来历

在祖先们的时代之前,整个大地和天空都被黑暗所笼罩。狐狸和熊都是男人,有一天他们在一块浮冰上遇见了。狐狸说:

“要有光,这样我就能看到最好的海豹的通气孔在哪了。”

狗熊回答:

“要有黑暗,这样我就可以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接近最好的海豹的通气孔了。”

在两个人中,狐狸是一个更好的巫医,他更狡猾,在咒语上也更强大。因而白天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熊退回到了黑暗的冰洞中,狐狸仍然站在浮冰上。

从此之后人类都十分感激狐狸创造白天的恩情,因而他们都不吃狐狸肉,除非是饿极了。

虱子和蠕虫

在开始的时候,人们的身上没有虱子。虱子乘着小独木舟在海峡间游荡。有一天一个虱子和一个蠕虫正划着他们的独木舟,然后他们决定朝着陆地赛船,看谁先爬到人身上。人的腋窝是如此的温暖而舒适,因而他们把那里选做了他们的目的地。因而他们划桨的时候都能被听到它们在大喊:“腋窝!腋窝!”

蠕虫是更好的划手,但是他的皮带因为剧烈的运动坏掉了。因而虱子超过了他,登上了岸,永远的定居于人类的腋窝了。当蠕虫终于上岸的时候,他因为羞耻而钻进了地里。

雾的诞生

很久很久以前贪吃鬼会偷窃死人的尸体带回家吃。在那些日子里似乎坟墓中没人是安全的。最后一个名为 Puasgssuaq 的巫医让别人把自己活埋了,因为他不知道谁或者什么在带走他的人民。重要的是要找出来。Puagssuaq 说:

“如果死去的人不安全的话,那么活着的人也是……”

很快其中一个贪吃鬼看到了这个新坟,把他挖了出来,并带回了家。这个鬼魂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他们都非常的胖。妻子出门去为这场尸体盛宴拣柴火。孩子们聚集在 Puagssuaq 身边,其中一个掐了他一下,说:

“这个人类还没有死,父亲。你看我掐他的时候他还会动。”
“别扯淡了,”鬼魂说。“他就像其他尸体一样死透了。我绝对不会带回一个活着的人类。这太恶心了。”

但是他自己掐了 Puagssauq 一下来确定。然后他吃了令人厌恶的一惊。巫医跳了起来,说:

“大地啊,开裂吧!”

于是在贪吃鬼和他的孩子们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洞,他们所有人都被吸了进去,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大地又在他们上方合上了。然后 Puagssuaq 跑去寻找鬼魂的妻子。很快他就找到了她,手臂夹着柴火。她的脸颊鼓起,盖住了眼睛,所以她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因而把他当成了她的丈夫。

“我很快就会为你准备好晚餐,亲爱的,”她说。

Puagssuaq 试着用他的剥皮刀刺她,但她实在太胖了,所以这就像是用一根骨针去刺一头海象一样。最后她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她的丈夫。她说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把他的心脏从嘴里扯出来。然后她就开始拼命的追赶他。他们一直跑到了一条河边,Puagssuaq 游了过去。他在对岸停了下来,说:

“小河啊,淹没你的河岸吧!”

于是那女人就过不来了。“为什么你都能过去,我,一个贪吃鬼,却过不去?”她大喊着。

他回答到:“这很容易。我刚才把河水喝光了。”

于是那女人开始趴下来喝水。她喝啊喝啊,直到一条能让她通过的干燥的路径出现为止。

“啊!”Puagssauq 大叫道。“那个从你阴道里探出来的丑陋的东西是什么?”

鬼魂弯下腰去看,她的胃爆开了,水全跑了出来。她倒在那里,死了。她的身体里发出了蒸汽,变成了雾,这是世界上第一缕雾。因为这缕雾,今天的人们在他们的坟墓中是安全的。

雷孩子

从前有两个孩子,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在房子外面玩了。这让他们的继父感到很烦,他说他被吵得完全睡不着了。最后他对他们说: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玩?这噪音快把我弄疯了……”

这两个孩子很怕他们的继父,于是就远离了他们的家。他们走到了一个遥远的多山的地方,继续开始玩耍:

“让我们变成独角鲸吧,”小男孩说。

“不不,”他的姐/妹说。

“好吧,那让我们变成海象吧,”他说。

“不,不……”

他提到了所有的海兽,但是她似乎并不在意其中任何一个。于是他开始说陆生动物了。

“让我们变成白熊吧!”

“我不喜欢白熊。”

“那让我们变成驯鹿吧。”

“不,不……”

男孩把动物说完了。“好吧,”他说“让我们变成雷电吧。”

“好的!”

于是他继续喊道“让我们变成雷电”知道他们升上了天空。他们确实变成了雷电。他们向大地撒尿,于是就开始下雨了。男孩敲打他的打火石,于是就开始打雷了。他们弄出来的响动如此之大,雷声全世界都能听到。

最后他们的母亲开始想他们。她说:“你们不饿么,我的孩子们?”她把她的乳房拿出来让他们吮吸。

孩子们确实饿了,他们跑到了房子旁,但是声音如此之大,没人能够忍受。他们的继父冲出来,手捂着耳朵。他们的母亲对着他们尖叫道,求你们了,求你们快走。于是雷孩子们回到了天上,一直待在了那里。

嫁给了她的狗的女孩

从前有一对老夫妇,他们想让他们的女儿嫁人。可是她一直说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最后她非常烦她,说:“你永远也找不到合适的男人。为什么你不干脆找条狗来当你的丈夫?”

女孩没有回答,于是她父亲又问了一遍。就在这时女孩的狗冲进了屋子。它想要扯掉她的衣服,和她交欢。父亲把狗拖到了门外,拴了起来。可是狗挣脱了项圈,又跑进来想要和她交欢。于是父亲把狗带着划船到了海峡的另一边,把它丢在了那里,可是这仍然没起作用。狗游过了水,然后跑去找女孩交欢了。现在它的阴茎已经插进她了。

“我能看出来你们两简直就是天作之合,”父亲说。他把他的女儿和狗带到了海峡中间的一个小岛上。岛上除了石头之外什么都没有。女孩和狗在那里生活了下来,并生出了一大堆孩子,半人半狗。

为了得到食物,狗要在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双软靴子游过水面。女孩的父亲会把肉放到软靴子里,然后狗再游回小岛。有一天这个老人家打算往靴子里放些石头。他这样做了,并且在上面放了些肉作为遮掩。狗开始往回游,但是石头太重了,还没游到岛上他就溺水了。

女孩发誓要为她的丈夫复仇。

之后老人家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每天划过海峡给他心爱的孙子们带去食物。有一天他划了过去,给他们喂了肉,但他们似乎还是很饿。母亲让他们舔舔老人独木舟外皮上的血。他们照办了。然后她微笑着说:“吃了他,我的孩子们!”于是他们迅速把老人击倒,吃掉了他。

“干的好!”母亲表示。但是她很快就变得很难过,因为她的孩子们没有食物来源了。所以她取下了自己靴子的靴底,用鲸骨制成了桅杆,把它们做成了船。对于一些孩子她说:“去内陆,以驯鹿为生!”他们变成了印第安人。对于另一些孩子她说:“去东边,在泥土里种植你们的食物!”这些人变成了白人。她把剩下的孩子送到了北边,她告诉他们:“你们会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所以能吃什么吃什么。”这些人变成了因纽特人。

于是所有人都是这些孩子的后代。至于这个女孩,她一直待在了岛上。没有肉吃,她最后饿死了。在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她还在想着她可爱的狗孩子们。

Sila,天气之灵

在很久以前,一个人遇到了一个巨大的穿着驯鹿皮,躺在地上的婴儿。它的头有一个大石头那么大,它的阴茎大的可以在上面并排站4个人。这个婴儿身上的肉可以供整个村子吃一年。

就在这个时候巨婴似乎明白了这人在想什么。它说:“如果你吃了我,世界就会毁灭。”

这人大笑了起来。因而继续说:

“我是Sila,风与天气之灵,四方之主。当我摇晃这些鹿皮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跟着晃动。”

“哈哈!”男人大笑着,抽出了他的刀。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摸摸我的小趾试试……”

这人摸了摸婴儿的小趾,天空中下起了狂暴的大雪。

“现在摸摸我的头……”

这人你摸了摸婴儿的头。雪下的更大了,同时刮起了风,男人被风刮到了。

“看吧?无论你有多饿,你也不能把天气给吃了……”

然后风停了下来,婴儿漂浮了起来,飘向了天空的根基。然后它就生活在了那里,热心的摇着那些皮。

女人的起源

在地震和水灾的年代,全世界只有一个女人,她独自住在一个全是石头的岛屿上。她是一个把自己的阴茎变成阴道的巫医。她的名字是Putu,Hole,她十分漂亮。有一次大陆上的一个人,一个名叫Qalaseq,Navel的猎人,到了她的岛上,寻找新的猎场。他没打到猎物,但是得到了Putu。然后他想,现在我有个小媳妇了,而头领却只能一个人睡。

但这是头领也来到了岛上。他站在小棚屋外面看着Qalaseq和Putu做爱。他想:这看起来好棒啊……他一直看到了他们睡着为止,然后抓住了Putu的肩膀打算把她拖出棚屋。Qalaseq这时候也醒来了,抓住了她的脚。这样两人各自抓住了女人的一边,最后把她扯成了两截。头领把上半截带走了,Qalaseq则把下半截留在了岛上。两人都把缺少的一半用海象的牙和熊的大腿骨雕刻了出来,让其复生了。于是现在就有两个女人了,她们的身体都是完整的。

这时头领的女人让村子里的每个人都很季度。为什么只有这个人有老婆而我们却只能和我们的狗一起睡觉呢?所以他们也开始拉扯她,直到她分成了两半。然后他们把两半扯成了4份。这样一直扯下去直到村子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女人,并把缺失的部分雕刻好了。但很快他们开始互相吵架,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别人的老婆比较好。

Qalaseq继续和他的女人一起在岛上生活,他把她称为Utssuajuk,Little-Big Vulva。她生了六百个健康漂亮的小孩。但村中的女人都没有生育。可能是因为她们被扯开太多次了吧。又或者是象牙和骨头在雕刻的时候除了什么瑕疵。谁知道呢。

风的起源

很久以前有一只北极熊,他背后背了一个口袋,里面装着全世界的风。他不允许任何人打开这个口袋。但有个猎人对里面装的东西很感兴趣。“你的口袋有些什么呢?”他问。“就是一大堆屎而已。”熊回答道。“那为什么你要带着它到处走呢?”猎人说。“谁知道呢?没准我在浮冰间游荡的时候会饿……”猎人压根就没信这说法。他哄着熊睡着后,打开了口袋。里面刮出了一阵风。这阵风刮倒了猎人,向四周飞去。“哦熊大人,”猎人说到“你可以睡我老婆一个月,只要能把这风收回去……”但即使他把他老婆献出去一年都没啥用了。风已经进入了这个世界。

昴星团

曾经有个女人,没有人愿意养她,因为她来了月经。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她进入从山之中寻找食物,最终看到了一个碎石搭成的房子。她在房子四周闻到了熊的气味。一个声音从里面召唤着她:

“来吧亲爱的,我们不会伤害你”

因而这个女人就进了房子。里面是化成了人形的一家子熊。他们脱下了他们的皮,挂在了房子的过道里。母亲出门倒尿罐的时候穿上了她的皮,但一进房子就又脱了它。孩子们看起来就和人类的孩子一样。

这时母亲问这个女人饿不饿。

“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女人说。

他们给她炖了些肉,虽然他们自己吃的是生肉。父亲给了她一块鲸脂,让她在回去的路上吃。当她准备好离开的时候,他对她说:

“别对你们的人提到我们。我有孩子,他们有权长大。”

“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女人回答说。

她回到了她丈夫那,当然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那些熊的事。他立马为即将到嘴的鲜肉兴奋了起来。他让她带着他翻山越岭,到达熊们的住处。到那以后,女人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然后丈夫开始咏唱:

肉,肉,肉,肉

带给我肉吧,大地之灵……

熊和他们的孩子冲出了房子。但孩子远远落在了后面,所以母亲杀了他们,以免他们落入人类的手中。然后女人的丈夫投出了他的鱼叉,又杀掉了她。公熊接近了他,说道:

“别担心,渺小的人类,我蔑视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妻子。”

然后熊把女人从她的藏身之处拽了出来,他咬掉了她的头,把她的身体丢到了垃圾堆里。然后他把头当球踢来踢去。丈夫的狗追着他,于是他开始升入半空,仍然提着头。狗也升了起来,越来越高,直到他们达到了天空的顶端。在那里他们变成了昴星团。

现在丈夫回了家。他没了狗,也没了女人。他只有两只幼熊,还都不是他自己杀的。

第一头独角鲸

在饥饿的年代里,一个老妇人和她的孙子孙女住在一起。孙子自从出生以来就瞎了,但很强壮。他可以像任何猎人那样拉弓。问题是,他没有猎物可射。因为猎物,即使是最小的鸟,蠕虫,蛆,似乎都一起从世界上消失了。

然而有一天,一只北极熊在他们的喷雾附近嗅来嗅去。祖母对男孩说:“我来瞄准,你来拉弓。没准我们能交点好运呢。”

于是她就瞄准了,男孩射出了箭。熊中箭倒地身亡。

祖母说:“太糟了,孩子,你射偏了,今晚我们就只能拿我们的kamiks(爱斯基摩人的皮靴)当晚餐了……”然后她对女孩耳语道,不要告诉她兄弟关于杀死熊的事。两个月比三个月更好捱过去。瞎男孩永远都不会知道区别。

但是女孩给他的哥哥留了些熊肉,然后在祖母睡着的时候交给了他。男孩吃的时候,变得非常口渴。他让他姐妹带他到湖边去。她照做了。然后用石头标记一条回到他们棚屋的路。她也照做了。

然后男孩喝啊喝啊,一直停不下来。突然间一直巨大的鸟从湖底飞出。“抓住我的脖子,”鸟说,男孩照做了之后,它潜入了水中。它潜进去了四次,每一次男孩都挂在它的脖子上。每一次他们都在水下待的更久。

“注意到什么了么?”鸟问。

“啊,我能……看到了!”

第四次潜水之后,男孩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切了。他不需要那些石头来找到回棚屋的路了。

“好吧,”祖母说,“既然你现在能看到了,或许你可以稍微在这附近做一些工作了……”

然后他们三个搬走了,在海边建立了一个新的营地。男孩把时间花在了海岸边以寻找猎物。最后他看到了一群鲸鱼在附近游弋。他带上了他的鱼叉,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了他姐妹的腰上。这样,她就成为了他的搭档,就可以得到任何他猎杀的动物的一部分了。但是祖母反对。“来把我系起来!”她指挥他道。

于是他就把绳子系到了她而不是他姐妹的身上。然后他就把他的鱼叉扎进了鲸鱼中的一头身体里。这头海兽猛地一拽,把老太太向海里拽去。她抓着一些根茎,但它们在她手中断裂了。很快鲸鱼就顺着鱼叉绳拽着她跑了。“把我的ulu刀(一种爱斯基摩妇女用的弯刀)扔下来!把我的ulu刀扔下来!”她大喊道,希望能够割断绳子。但那个时候她已经离海岸太远了。无论男孩多么用力扔都没用了。

在祖母被拖着在水中转悠的时候,她的头发纠缠成了一个猪尾辫。就在她溺水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独角鲸——一头雄性独角鲸,脑袋上长着一个大大的纠缠着的角。

鱼的父亲

旅者:曾经,如果你向内陆漫游很远的话,你就有可能遇到一个坐在河边的老人。这个人有一把很大的刀,不过他不会拿这把刀来对付你。他就坐在那里一点一点削木头。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冬天夏天,他都在削。木块和木屑飞落下来,掉入水中,然后就变成了活物。一进入大海,它们就变成了大马哈鱼,红点鲑鱼,鳕鱼,毛鳞鱼,圆鳍鱼,大比目鱼,这个人是所有鱼的父亲。别杀了他。

蚊子

很久很久以前,蚊子根本对人类没有兴趣。他们住在遥远的小岛上,很少划着他们的独木舟离开岛做一天以上的旅行。

但是有个人,他抢劫了,欺骗了,盗窃了他邻居的妻子。最后他偷走了一条装满了鲸鱼腹肉的独木舟。为了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他把小舟划到了蚊子岛上。但他的邻居也跟着他到了岛上。他们用棍子把他打了个半死,然后把他丢在了石头上。

自从那之后蚊子就开始攻击人类了,因为它们尝到了人血的滋味。

鲨鱼的起源

曾经有个名叫 Qingaq 的女孩深坠于爱河之中。她的爱人是一位年轻英俊的猎人,因此她无法自拔。每个女孩似乎都疯狂的爱着他。他轮着上她们。某天恰巧轮到 Qingaq 了。这人来到她跟前,对她说:“今晚我会到你的棚屋那里见你。”于是 Qingaq 希望确保她的气味对他来说很好闻,于是她用一浴盆的尿洗了澡。正当她晾头发的时候,一股大风刮过来,吹走了衣服。这阵风带着衣服飞跃了高山和峡谷,飞过了内陆的冰川。最终衣服掉进了海中变成了格陵兰鲨鱼。正因为如此鲨鱼肉依然有尿的味道(Qingaq 是否得到了她的爱人并不为人所知)。

第一头海象

在先祖们的年代里,有一个女孩,她经常感冒。她总是在咳嗽打喷嚏。她的鼻子中总是流着鼻涕。最后由于没人要她,她嫁给了一只大乌鸦。她的兄弟不喜欢这样,尽管他们中的一个娶了了一头鹰,另一个娶了一只白猫头鹰。他们跑到乌鸦的巢里,把女孩带了回来。乌鸦非常愤怒。他上蹿下跳,挥动着他的翅膀,诅咒着人类。然后他跟在他们后面飞行,在他们到家的时候追上了他们。他抓住了女孩,但只拽下了她的双腿。他丢掉了腿。然后他又去抓她,这次他设法得到了她剩余的部分。现在轮到兄弟们追他了。他们追着乌鸦到了他的巢。然而他在比之前的巢高的多的地方又筑了一个巢。兄弟们够不到它。他们只能站在下面,大声叫骂他。“嘿乌鸦!你闻起来就像屎!屎!屎味从你嘴里发出来……”“你们不闭嘴的话,”乌鸦对他们说,“我就拿一块大石头砸你们。”“你的父母也是屎,乌鸦。你的嘴里冒出了屎!”这时候女孩也决定了,她不再喜欢乌鸦了,因为他扯断了她的腿。所以她尽力爬出了巢。这并不容易。突然间她滑了下去,掉进了海中。等她浮上水面的时候,她鼻子里流出来的鼻涕变硬了,成了一堆巨牙,她变成了一头海象。

 苍蝇

从前有意个小村庄,里面几乎所有人都饿死了,只剩下一对父子。这两个人都靠吃对方身上的虱子为生。然而不久之后,虱子也吃完了。于是父子俩就划着船到了另一个村庄里,告诉那里的人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没人信他们,因为谁能只靠吃虱子活下来呢?他们一定是靠着吃他们的邻居才活下来的。村民们公开处死了他俩,在他们的胃里一块人肉都没发现——只有虱子。瞬间这些虱子都复活了。它们长出了翅膀,飞出了尸体,降落在了活物的身上。这就是苍蝇如何进入这个世界的。

巨人和人类

曾经有一个巨人,他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可以独自徒手抓住海象。他的妻子可以徒手抓住海豹。巨人爱上了一个普通的女人,向她的丈夫请求换妻。他们就这么做了。然而和女巨人睡的那个男人被拽进了她的身体里,然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巨人把他的阴茎插进了女人身体里,女人直接就死了。两个巨人都很羞愧,于是就收拾了他们的财物,向北而去。再也没人看见过他们。

(译者吐槽:感觉这个好像不是起源故事啊……)

杀人是不对的

像许多祖先一样,Poq 喜欢杀人。有一天他杀了一个人畜无害的老人,他的弟弟对他说他得停手了。时代变了,弟弟说,现在我们的人数已经太少了,不能这么干了。Poq 回答说:

“杀人什么的根本停不下来。但从现在开始,我只杀非常小的人。”

于是他开始抓虱子,一只接一只。然后他开始杀他们。然后他开始捕杀他弟弟身上的虱子。在那时,任何祖先杀的虱子都没有Poq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