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鬼魂的独木舟——孩子们(更新了生活于万物之中的孩子&弃子)

第一章

卡库阿习克

很久很久以前女人们都是从地里挖出她们的孩子的。她们挖出的孩子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译注:别吐槽我重复,原文就这样)要找小女孩的话不用跑很远,但是要找到男孩,就难得多了——她们通常需要挖的非常深才能找到男孩。因此强壮的女人就有很多孩子,懒女人的孩子就很少,或者干脆没有。当然了,也有不育的女人。比如说卡库阿习克(Kakuarshuk) 就是一个不孕的女人。她把她的时间几乎全花在挖地上面了,把将近一半的地表都挖开了,但是仍然找不到孩子。最后她去找了一个巫医,巫医告诉她“去这个地方,在那里挖个坑,你就能找到孩子了……”好吧,卡库阿习克去了那个地方,那离她家相当远,然后就开始挖了。她越挖越深,一直挖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在另一边,一切似乎都反过来了。那里既没有雪,也没有冰,婴儿比成人还要大。卡库阿习克被其中两个婴儿,一个男婴一个女婴收养了。他们把她装到了一个育儿袋里,女婴掏出了她的乳房让她吸吮。他们似乎非常喜欢卡库阿习克。她从来都没有被饿着或者是疏于照料。有一天她的小妈妈问她“你有什么想要的么,小家伙?”“是的,”卡库阿习克说,“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话,”她的小妈妈说,“你就必须去山上的这样这样一个地方然后开始挖。”于是卡库阿习克就去了山上的这个地方。她挖啊。洞越挖越深,直到碰到了很多洞。这些洞似乎都没有出口。卡库阿习克一路上似乎也没找到孩子。但她继续前行。晚上她被利爪巨魔袭击(Claw-Troll),撕扯着她的肉。还有一个瘟疫巨魔(Scourge-Troll)用一头活海豹打她的胸脯和股腹沟。最后她再也走不动了,躺下来等死。突然一头小狐狸跑了过来,说:“我来救你,妈妈。跟着我。”于是狐狸手拉着手带着她穿过了这个洞穴网络,到达了另外一端,看到了天光。卡库阿习克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当她醒来的时候,她正睡在自己的房子里,臂弯里挽着一个小男孩。

北方的光之子们

曾经有一个猎人,他的肉经常丢。如果他在他的山洞里存一些肉,那么第二天这些肉就不见了。猎人对这事可一点都不开心。他发誓要把偷了他的肉的家伙戳死,再把尸体丢入海里。为此他藏在了他的山洞的深处。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终于,他看到了一群孩子凭空出现了。他们四处搜集着他的肉。猎人暴怒了,他高举他的矛,想把他们全杀光。然后他意识到了,他们是北方的光之子们——死胎的灵魂,和他们的胎衣一同在天上跳舞。他们告诉他他们度过了一个非常饥饿的季节。这就是为什么他最近都看不到光之子了。他难道不该让他们拿走这些肉么?如果不让的话,天空就会永远黑暗下去了。于是猎人温和下来了。“带走你们想要的吧”,他对他们说。

几天后,天空中又出现了北方的光芒。

生活于万物之中的孩子

从前有个女人生了一个死胎。她不想声张这事,于是她就在晚上溜了出来,把孩子丢给了狗。狗立马就把孩子吃了。于是他又出生了一次,这次成了狗。他徘徊在垃圾堆和废石堆附近,睡觉时以雪做被。但他并没有狗的习性,因此获得的食物非常少。那个女人认出了她的孩子。“你必须更凶一些,你必须奋勇向前,”她说,“不然你就得挨饿。”于是小狗变得更凶了。他与其他狗撕打,为食物而战。为此他的鼻子被咬伤了。于是他决定进入一只须海豹的身体里。这样他就不需要奋勇向前了。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随时随地抓鱼吃。海豹并不惧怕死在人类手中。正相反,它们要花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决定被哪个猎人捕捉(被一个差劲的猎人捉住太没品了)。但这个孩子不想被捉住,于是他就从他的海豹身体里跑了出来,变成了一头麝牛。对他来说获取食物依然不算太难。而且麝牛是非常社交性的动物。不幸的是,它们非常惧怕人类。这种恐惧是这个孩子无法忍受的。所以他就又出生了一次,变成了海象。很快他就不再害怕人类了。之后他就无所事事,唯有坐以养膘。这让他感到无聊,于是他就又变成了一直大乌鸦。由于乌鸦什么都吃,于是食物又很充裕。而且他还感受到了能够在空中鸣叫,在远方的山岭的峭壁上休息的那股自由。但这个时候他开始渴望大海了。由于海豹的生活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他进入了一只环海豹的身体里。他和另外一只环海豹结了婚,生了很多小海豹。在生命中的最后那些日子里,他让一个猎人抓住了他。这个猎人的妻子没有生育能力。这个孩子进入了她的身体,就像他进入其他动物的身体一样。于是这个女人就怀孕了。最后她生出了一个强壮的,比例协调的漂亮的小男孩。令人毫无意外的是,这个男孩成长为了一个伟大的猎手——他已经在所有的猎物中生活过了。

弃子

在饥馑的年代里,有个女人有七个孩子。她想:我可养不了另外一张嘴了。当第八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她把它的身体丢到了海峡(译注:fjord,绅士们应该对这个词不陌生吧)中。然后她就开始遵守一切流产妇人的禁忌:(译者:这里有句不知道是啥意思,she did not cut fat except with her feet; 我觉着 cut fat 不是减肥的意思么)如果不被搭话,她就不说话,等等。

然而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并没有死。它很快拿一个狗的头骨当作独木舟,拿一个老人的脊椎当作桨。很快它就跟到了它的舅舅们后边,掀翻了他们的独木舟。两个舅舅都淹死了。然后这孩子就回到了它的母亲身边,吸她的乳房。然后它就在房外的垃圾堆里开心的睡着了。

过了一会这孩子掀翻了首领儿子的独木舟,以及一个叫 Sangak  的人的独木舟,他是另外一个人的爷爷,为人很温和。每次它都会回去吸它母亲的乳房,然后在垃圾堆里过夜。

然后似乎村子里没有被饿死的人都被淹死了。人们把这归咎于 tupilak,但那女人知道这是她孩子,她的骨肉干的,因此这也给她带来了麻烦。最后她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了。她告诉她的丈夫:

“我杀了我们的孩子,现在它回来了,要杀掉我们所有人。”

就在这时,这孩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在垃圾堆里死去了。

狐狸养大的男孩

在饥馑年代,一个女人生了一个男孩。她让他吸她的奶。不久之后,他就厌倦了。“这还不错,妈妈”,男孩说,“但我想吃点肉。”于是他的父亲就带着矛出去寻找猎物了。他被困在了暴风雪之中,在海岬间乱走,直到彻底迷失了方向。
男孩还是不吃他母亲的奶。她从她的头皮上抓了些虱子给他χ,但他把它们吐了出来。同样的,他把她给的海燕肉糜也吐了出来。可怜的孩子,她想,恐怕你会饿死的。所以她出去看她丈夫变成什么样了,于是,她也被困在暴风雪里了。
然后丈夫和妻子就在暴风雪中互相寻找了几年。他们在海岸边上上下下的走着:“你有没有看到过这样这样的一个男人?你有没有看到过那样那样一个女人?”每到一处,他们都这样询问着。但似乎没人能帮上他们。最终这个女人遇到了一个巫医,他告诉她她丈夫在离 Pangnirtung 不远的地方:他也在寻访一位巫医,所以丈夫和妻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方。这次没有暴风雪了。他们也不用再充满石头的荒原上乱跑了。最终他们终于重聚在一起,准备回家去找他们的孩子。
在父母离开之后,一些狐狸到了他们的棚屋中。它们发现了小男孩。但它们没有吃掉他,反而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养大了。它们教导他了一切年轻狐狸所需要知道的生存法门。表面上看他还是一个人类,但内心里他已经是一只狐狸了——恐怕比大多数狐狸还像狐狸。
然后父母亲回来了。他们很高兴他们的儿子还活着。“哦亲爱的儿子”,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男孩不能说也不能理解他们的语言。他也不把他们当作他的父母看待了。他嗅了嗅,咆哮着退开了。当他的母亲试图拥抱他时,他咬了她。因为他从没见过像父母一样的存在,他把他们当作了两个想要杀害他的奇怪生物。
带着悲伤的心情母亲和父亲离开了那个地方。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儿子。

吃了太多头的 Ussarqak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 Ussarqak 的男孩,和他衰老的奶奶住在一起。有一天他们吃完了他们最后的食物,于是 Ussarqak 被派去找吃的。首先他找到了鳕鱼。他把它的头扯下来吃了。然后他接着走,碰到了一只须海报。然后他又扯下了它的头吃掉了。然后他遇到了一只海象,和之前一样他只吃了头。然后他接着走,看到了一只搁浅的独角鲸。“哦这正是我要找的!”Ussarqak 说。同样的,他扯下了鲸鱼的头,连着鲸脂和骨头全部一起吃掉了。然后他有些渴了。他走到了一个湖边喝干了里面的水。吃饱喝足之后他就回家了。不过这时 Ussarqak 变得太胖了,都进不了门了。“试试窗子”,他奶奶说。他试了窗子,发现也进不去。最后——说起来有点奇怪!——老太太拿起了她的针,男孩很轻松的穿过了针眼。然而他掉到了海豹油灯上。然后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雷鸣。整个房子爆炸成了成千的碎片。 Ussarqak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大池水。在池子中有一条鳕鱼,一头须海豹,一头海象,和一条独角鲸。它们都畅快的游来游去,只不过它们都只有一个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